海上生明月      巴金

 

        四周都寂靜了。太陽也收歛了它最後的光芒。炎熱的空氣中開始有了涼意。微風掠過了萬頃煙波。船像一條大魚在這汪洋的海上游泳。突然間,一輪紅黃色大圓鏡似的滿月從海上升了起來。這時並沒有萬丈光芒來護持它。它只是一面明亮的寶鏡,而且並沒有奪目的光輝。但是青天的一角卻被它染成了杏紅的顏色。看!天公畫出了一幅何等美麗的圖畫!它給人們的印象,要超過所有的人間名作。

        這面大圓鏡愈往上升便愈縮小,紅色也愈淡,不久它到了半天,就成了一輪皓月。這時上面有無際的青天,下面有無涯的碧海,我們這小小的孤舟真可以比作滄海的一粟。不消說,懸掛在天空的月輪月月依然,年年如此,而我們這些旅客,在這海上卻只是暫時的過客罷了。

        與晚風、明月為友,這種趣味是不能用文字描寫的。可是真正能夠做到與晚風、明月為友的,就只有那些以海為家的人!我雖不能以海為家,但做了一個海上的過客,也是幸事。

        上船以來見過幾次海上的明月,最難忘的就是最近的一夜。我們吃過晚餐後在艙面散步,忽然看見遠遠的一盞紅燈掛在一個石壁上面。這紅燈並不亮。後來船走了許久,這盞石壁上的燈還是在原處。難道船沒有走麼?但是我們明明看見船在走。後來這個悶葫蘆終於給打破了。紅燈漸漸地大起來,成了一面圓鏡,腰間繞著一條黑帶。它不斷地向上升,突破了黑雲,到了半天。我才知道這是一輪明月,先前被我認為石壁的,乃是層層的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