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傘     余光中

 

最難忘記是江南

孩時的一陣大雷雨

下面是漫漫的水鄉

上面是閃閃的迅電

和天地一貜滬姘p

我瑟縮的肩膀,是誰

一手抱過來護

一手更挺著油紙傘

負擔雨勢和風聲

 

多少江湖又多少海

一生已渡過大半

驚雷與駭電早慣了

只是颱風的夜晚

珨貍壎擦邞漫t墳

是怎樣的雨勢和風聲

輪到該我送傘去

卻不見油紙傘

更不見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