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決定吧       劉墉

 

          為了搬家收拾東西,我最近真是忙得昏天黑地,可是每次問你準備得怎樣了?你都好整以暇地說:不急嘛!兩三下就可以弄好了。直到今天,距搬家公司來運東西只剩兩天的時間,你才開始拿紙箱到臥室,卻又不斷來問:「怎麼封箱底?」「不要的書是否要送給圖書館?」「膠帶沒了怎麼辦?」「前一年的筆記本要不要保留?」「淘汰的書是不是扔進垃圾袋?」這時我給的答案都是同一句:「你自己決定吧!」

        你應該很高興聽到這句話,記得我小時候第一次聽見你祖母對我說「你自己決定吧!」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就像聽見「媽媽送的壓歲錢,你可以留著自己用。」一樣地想要跳起來,因為那表示我可以作主了。作主是多麼棒的事!

        作主是不必凡事去請示;作主是能按照自己想做的方式去做。作主是擁有支配的權利!作主是不必再聽別人使喚!但記住:作主也是對自己的行為負完全的責任,甚至對別人負責!因為個人的行為會影響別人,當然自己作主,也就要考慮對別人的影響。譬如我是一家之主,聽起來很有權威,卻也要對一家人負責;譬如你母親是入學部的主任,也是「主」,便要對她的整個部門負責。於是這作主就變得不輕鬆了!

        今天,我就要你作主!作你收拾自己東西的主!你可以對自己的東西操生殺大權,留?不留?帶到新家,抑或丟進垃圾袋?全在你的一念之間!當然,相對地,你也就要考慮怎樣去蕪存菁!或在拋棄一樣不該拋棄的東西之後,接受它所造成的損失!尤其麻煩的是,過去你問我怎麼做這個,怎麼做那個,我都一一解說,今天卻要你自己解決!你說沒有封箱的寬膠帶,我說我有一卷,但是自己正在用,無法分給你,請你自己解決!你可以翻箱倒櫃地找;去鄰居家借;請已經能開車的同學載你去買;也可以冒著雨,走路到一哩外的小店。但請不要問我「該怎麼辦?」今天是你自己看著辦!

        不要覺得我冷酷,因為你已經到了應該自己對自己負責的年齡。你的書不是我的書,我無法為你取捨;你的紙箱也不是我的紙箱,我自己都分身乏術。最重要的是:你不是我,更不是我的影子,我不能為你作主一輩子!

        記得我上成功嶺的時候,長官曾說過一段話:打仗的時候,上面只要求你幾點幾分攻下目標,而不問你的人是不是過度疲勞,不可能趕這麼快;也不問你的火力夠不夠、糧食足不足,因為他們考慮的是全盤戰況,無法一一照顧你的需要。總之,你生、你死,是你自己的事!在幾點幾分攻下那個據點,則是你無法逃避的責任。

        是的,責任常常無法逃避。一個成熟的人,必定是能從頭到尾負責的人。因為他知道:責任是一環扣著一環的,班長無法達成排長交下的任務,排長沒法達成連長交下的任務,這樣一層層推上去,只要下面的人不能完成使命,上面的目標也就無法達成。而戰爭是關係國家安危、人民死生的,豈能有人不負責?失職的人又怎能不接受最嚴厲的懲罰呢?

        回過頭來,雖然搬家不是打仗,但是當搬家公司的車子到達時,如果你還沒有整理好東西,我們全家的行動不都要受影響嗎?而隔天,買我們房子的人就要遷入,他們原先住的房子,也可能有急著搬進去的新屋主,這不也是一環扣著一環嗎?說了一大堆,還是那句老話:

           「你自己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