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選畫 (節錄)

                                        

     宋徽宗北宋著名的書法家,書法自成一體,稱「瘦金體」;在繪畫上,人物、山水、花鳥無所不工,尤其擅長畫花鳥。

    朝開國時承龔前朝的做法,在翰林院設立了專為宮廷服務的畫院。宋徽宗做了皇帝後,不但畫院更盛,而且添設了畫學,專門培養和造就繪畫人才。當時進入畫院的畫師都要經過考試,要求十分苛嚴,真可謂百堿D一,而考生則是全國各地選送來的畫家。凡能當上畫院畫師的,由皇帝授給待詔等官職。挑選畫師的考試,由禮部和翰林院共同負責,出題和評卷則由畫院有名望的資深畫師擔當。

    有一年畫院選拔畫師,宋徽宗突然心血來潮,要親自出考試題,降旨宣召禮部大臣和翰林學士進宮,對他們說:「這回畫院選拔畫師,朕欲親自出題考考他們。」禮部大臣和翰林學士雖然覺得皇帝應該去過問國家大政,不宜在這些事情上耗費精力,但都知道宋徽宗是個不務正業的皇帝,也不敢表示異議,只好說:「陛下的丹青乃天下第一,由陛下親自出考題,是再好不過了,一定能為國家選拔畫才,亦可使臣輩增添見識。」宋徽宗很有幾分得意,又問了這次各地選送畫家的一些情況,最後說:「朕知道了。題目朕自會派人給你們送去,但不得洩漏。」禮部大臣和翰林學士應道:「臣記住了。」領旨走了。

    考試那天天剛曚曚亮,有關官員就帶宋徽宗親自出的題目提前來到考場,等到太陽升高時,應試的數十名畫家也陸陸續續到齊了。考生們端坐在自己座位上,各人前面的桌子上都整齊地放著畫筆、紙張和各色畫畫用的顏料。整個考場鴉雀無聲,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聲音。

    宋徽宗出的題目是「深山藏古寺」,等題目一公佈,考生們一個個低頭沉思,構思畫面。也許是題目太難了,許久竟無一人提筆作畫,一個「藏」字,難住了許多畫家。又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人動筆作畫。這場考試足足進行了二三個時辰,試卷才全部收上來。

    翌日上午開始評卷,地點在翰林院,畫院的幾位資深畫師正準備將試卷拆封,忽然聽見有人高呼道:「皇帝駕到!」畫師們忙不迭地整好衣冠,急匆匆跑出去接駕,就見宋徽宗帶著幾名太監已經到了門外。畫師們慌忙跪伏在地,高聲說:「臣等接駕來遲,罪該萬死!」宋徽宗探探手,說:「平身,朕今日是來同你們一道評卷的。」畫師們這才放下心來,爬起身簇擁著宋徽宗進屋。宋徽宗坐下後,笑問道:「各位愛卿,可曾見到好畫?」恭立於宋徽宗左右的畫師們答道:「啟奏陛下,臣等剛欲評卷,陛下就駕到了,試卷尚未來得及啟封。」宋徽宗點點頭,說:「那朕就同你們一起看吧。」隨後,命太監將所有的試卷一一打開,掛於牆壁上。

    等太監掛好後,宋徽宗領著畫師們一幅幅看下去,一連看了十多幅,竟無一幅中意的。這些畫不是抓不住題目的要領,就是畫意淺薄,平淡無奇,有的畫的是深山密林媮q立茠漱@座古寺,有的畫的是大山堛L木遮掩茠漲x廟佛殿,畫得稍好一點的是高山林莽中露出寺廟大殿的屋頂,或者在兩峰聳峙的山谷媗S出寺廟的一段紅牆。宋徽宗看了,不住地搖頭。

    「陛下,你看這幅怎麼樣?」一位畫師小心翼翼地問。宋徽宗踱到這幅畫的前面,見畫面畫的是一位和尚挑水上山,山頂雲霧繚繞,山中滿是青松翠柏,萬綠叢中露出寺院的一扇門。宋徽宗看罷,仍然搖頭,說:「不好。」說完,用手指著畫面上的那扇門,說:「這是畫蛇添足。有了這扇門,一個「藏」字又何從談起!」幾位畫師都默默點頭,覺得宋徽宗講得有道理。

    再繼續看下去,宋徽宗在一幅畫的前面忽然停了下來。畫師們立即把目光投向這幅畫,畫面上畫的是二位和尚一前一後,正沿著彎彎曲曲的小道向大山堥咱h。一位畫師看了後,情不自禁地讚道:「好畫,太妙了!」不料宋徽宗卻道:「未必如此。這兩位僧人說不定不是回寺院,而是路過這堙A或者進山有事,這些都有可能,因此還不足以說明深山堣@定藏有古寺。」經宋徽宗這麼一說,那位畫師滿臉羞紅,退到一邊去了。

     眼看所有的畫即將看完,雖見到過幾幅比較好的,但沒有一幅畫讓宋徽宗完全滿意的。就在宋徽宗感到十分遺憾的時候,最後一幅畫引起他的注意。看後,宋徽宗稱讚不已,連聲叫好:「妙,妙,妙極了!」幾位畫師趕忙跑上幾步,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最後一幅畫上,只見畫的背景是峰巒疊嶂的大山,山上古木參天,一條崎嶇的小徑從山腳下蜿蜒地伸向大山的深處。畫面上一個和尚正在彎腰用水桶從山腳下的小溪堜薴禲A水桶還未完全離開水面,水底幾條受驚嚇的游魚四下逃竄,另一隻水桶歪倒在小溪邊,一條扁擔橫放在水桶的旁邊,扁擔上寫有「大唐天寶X年製XX寺」幾個字,雖因年代久遠字跡模糊不清,但仍不難辨認出來。宋徽宗高興地說:「這幅畫構思新穎,畫題明確,只見和尚不見寺廟,可見寺廟一定藏在深山堶情C最妙的是畫上的這條扁擔,含義深長,巧妙地點出了寺廟的古老。此畫當取第一!」幾位畫師不斷地點頭,對宋徽宗的評論完全贊同,都很佩服宋徽宗賞畫的能力。

      不久,最後一幅畫的作者以第一名的身份被選進了畫院,宋徽宗授給他待詔的官職,成為一名供奉於宮廷的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