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師      魏巍

 

          最使我難忘的,是我小學時候的女教師蔡芸芝先生。

        現在回想起來,她那時有十八九歲。右嘴角邊有榆錢大小一塊黑痣。在我的記憶堙A她是一個溫柔和美麗的人。

        她從來不打罵我們。僅僅有一次,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來,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輕輕地敲在石板邊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我用兒童的狡猾的眼光察覺,她愛我們,並沒有存心要打的意思。孩子們是多麼善於觀察這一點啊。

        在課外的時候,她教我們跳舞,我現在還記得她把我扮成女孩子表演跳舞的情景。

        在假日堙A她把我們帶到她的家堜M女朋友的家堙C在她的女朋友的園子堙A她還讓我們觀察蜜蜂;也是在那時候,我認識了蜂王,並且平生第一次吃了蜂蜜。

        她愛詩,並且愛用歌唱的音調教我們讀詩。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她讀詩的音調,還能背誦她教我們的詩︰

圓天蓋著大海,

黑水托著孤舟,

遠看不見山,

那天邊只有雲頭,

也看不見樹,

那水上只有海鷗……

        今天想來,她對我的接近文學和愛好文學,是有著多麼有益的影響﹗

        像這樣的教師,我們怎麼會不喜歡她,怎麼會不願意和她親近呢﹖我們見了她不由得就圍上去。即使她寫字的時候,我們也默默地看著她,連她握鉛筆的姿勢都急於模仿。

        有一件小事,我不知道還值不值得提它,但回想起來,在那時卻佔據過我的心靈。我父親那時候在軍閥部隊堙A好幾年沒有回來,我跟母親非常牽掛他,不知道他的死活。我的母親常常站在一張褪了色的神像面前焚起香來,把兩個有象徵記號的字條捲著埋在香爐堙A然後磕了頭,抽出一個來卜問吉凶。我雖不像母親那樣,也略略懂了些事。可是在孩子臚丑A我的那些小「反對派」們,常常在我的耳邊猛喊︰「哎喲喲,你爹回不來了喲,他吃了炮子兒囉﹗」那時的我,真好像死了父親似的那麼悲傷。這時候老師援助了我,批評了我的「反對派」們,還寫了一封信勸慰我,說我是「心清如水的學生」。一個老師排除孩子世界堛漱@件小小的糾紛,是多麼平常﹔可是回想起來,那時候我卻覺得是給了我莫大的支持﹗在一個孩子的眼睛堙A他的老師是多麼慈愛,多麼公平,多麼偉大的人啊。

        每逢放假的時候,我們就更不願離開她。我還記得,放假前我默默地站在她的身邊,看她收拾這樣那樣東西的情景。老師﹗我不知道你當時是不是察覺,一個孩子站在那堙A對你是多麼的依戀﹗至於暑假,對於一個喜歡他的老師的孩子來說,又是多麼漫長﹗記得在一個夏季的夜堙A席子鋪在當屋,旁邊燃著蚊香,我睡熟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夜堛漱偵糪禸陛A我忽然爬起來,迷迷糊糊地往外就走。母親喊住我︰

        「你要去幹什麼﹖」

        「找老師……」我模模糊糊地回答。

        「不是放暑假了麼﹖」

        哦,我才醒了。看看那塊席子,我已經走出六七尺遠。母親把我拉回來,勸說了一回,我才睡熟了。我是多麼想念我的老師啊﹗至今回想起來,我還覺得這是我記憶中的珍寶之一。一個孩子的純真的心,就是那些在熱戀中的人們也難比啊﹗什麼時候,我能再見一見我的老師呢﹖

          可惜我沒上完初小,就轉到縣立五小上學去了,從此,我就和老師分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