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時間賽跑      林清雲

 

        讀小學的時候,我的外祖母過世了。外祖母生前最疼愛我,我無法排除自己的憂傷,每天在學校的操場上一圈又一圈地跑著,跑得累倒在地上,撲在草坪上痛哭。

        那哀痛的日子,斷斷續續的持續了很久,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他們知道與其騙我說外祖母睡著了,還不如對我說實話:外祖母永遠不會回來了。

        「甚麼是永遠不會回來呢?」我問著。

        「所有時間堛漕う哄A都永遠不會回來。你的昨天過去,它就永遠變成昨天。你不能再回到昨天。爸爸以前也和你一樣小,現在也不能回到你這麼小的童年了;有一天你會長大,你會像外祖母一樣老;有一天你度過了你的時間,就永遠不會回來了。」爸爸說。

        爸爸等於給我一個謎語,這謎語比課本上的「日曆掛在牆壁,一天撕去一頁,使我心媯菻獢v和「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還讓我感到可怕;也比作文本上的「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更讓我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

        時間過得那麼飛快,使我的小心眼堣ㄔu是著急,而是悲傷。有一天我放學回家,看到太陽快落山了,就下決心說:「我要比太陽更快地回家。」我狂奔回去,站在庭院前喘氣的時候,看到太陽還露著半邊臉,我高興地跳躍起來,那一天我跑贏了太陽。以後我就時常做那樣的遊戲,有時和太陽賽跑,有時和西北風比快,有時一個暑假才能做完的作業,我十天就做完了;那時我三年級,常常把哥哥五年級的作業拿來做。

        每一次比賽勝過時間,我就快樂得不知道怎麼形容。

        ……

        如果將來我有甚麼要教給我的孩子,我會告訴他:假若你一直和時間比賽,你就可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