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薏藍

 

          暮靄四合,夜色蒼茫,大地輪廓逐漸模糊了,一彎新月自遠處山頂升起,鄉間的夜更顯得冷漠與荒涼。

        秋深了,田間的蛙唱與蟲鳴,都已消聲匿跡,只有疏落的犬吠自遠近傳來,衝破夜空的沉寂。樹葉簌簌地響,帶著淒冷的意味,一陣冷風吹來,使我打了個寒噤,留戀地再望望那彎新月,就跨進屋子,關上門窗,把寒夜和冷風都摒擋在屋外。

        燈下,我取出那本充溢著作者才華和智慧的世界名著,不禁想到我如居住鬧市,在耀眼的霓虹燈下,和震耳的車輛聲中,此刻我可能駐足於五彩繽紛的櫥窗前,品評著衣物;也許置身於電影院中,為女主角的遭遇一掬同情之淚;那麼,我將享受不到靜夜的美,看不到新月的媚,更錯過了那增人智慧的警句良言。

        書頁在手中翻動,夜漸漸深了,忽然窗外傳來一陣滴滴答答的聲音,原來是下雨了。天氣真是變幻無常,那一u新月怕早已躲到雲堆堨h了。窗外的秋雨勾引起我幾許感慨和輕愁;春日的繁華隨著季節的流轉消失無蹤,即使最美的花朵,也挽回不了萎落的命運,就如同有限的人生一樣,誰也衝不破死亡的定限。那麼,世人為甚麼要窮盡心力爭權奪利呢?為甚麼不能安貧樂道,在快樂和寧靜中享受人生?想著,我對自己笑了,名利何嘗不對我深具誘惑?既非入定老僧,但求勿愧我心而已。

        竹籬外的聲響,驚擾了我的沉思,原來是一個騎單車的夜行人,吹著口哨急馳而過,在寒夜和風雨中他猶能以口哨自娛,假使有一天當我必須在人生黑暗的道路上邁步,我也將學他吹起輕快的口哨,跨著勇敢的腳步向前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