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雁       朱企霞

 

          沙洲上,蘆叢中,寒星點點的夜堙A雁兒一對對交著頸子睡了。可是孤雁卻得不到安眠。「孤雁,好好地守著更吧!有惡人來了,要叫醒我們大家啊!」「好吧!」孤雁回答著,心堳o覺得悲涼。寒星照在蘆葦上微微發光,猶如沾著了眼淚,風吹來,便真的窸窣地啜泣了。孤雁歛著翅膀,側著頭,小心地向四周偵望。

        忽然間,看見蘆叢後火光一閃,一會兒,又一閃。孤雁一緊張,便立刻引吭呼叫起來。正睡著的雁也都醒來了,看一看四周,卻沒什麼事。大家於是發了怒,以為孤雁故意撒謊,生生地將牠們的美夢擾醒了。啄!啄!啄得孤雁瑟縮地躲在一邊暗自悲傷。

        一對對的雁兒,又都交著頸子入睡了。忽然間,孤雁又看見一閃火光。牠警告自己:「別再無端打擾人家!」然而,接著又是一閃,又一閃,這一次,可總靠得住了吧!孤雁於是更為焦急,呼叫得也就更嘹亮了。「嘎咕!嘎咕!起來!起來!嘎咕!」然而,還是沒出什麼事。「守的什麼更!」孤雁自然又得被啄了,而且被啄得更厲害。牠被認為是幸福的搗亂者了。孤雁著實覺得委屈。

        獵人拿著香炬在空中閃著,一次又一次。巨大的人影,也矗立在眼前了。孤雁於是急急地鼓著翅膀,破著喉嚨,只是叫喚。然而一對對交著頸子酣睡的雁兒,卻懶得來理會牠。

        獵人們拿著網羅,越走越逼近,蘆葦也嗤嗤地響了起來。孤雁慌忙地拍拍翅膀飛到空中,卻還是急急地在拚命叫喚著。「嘎嘎!醒醒吧!醒醒吧!嘎嘎!」在這可怕的喧鬧聲堙A一對對酣睡著的雁兒,睡興還是濃濃的。

        狡獪的獵人伸出殘酷的手,將一隻隻熟睡的雁兒放進了網羅。孤雁於是在空中瘋了似地迴繞著,嘎嘎地慘哭起來了。等到牠滴下了沉重的眼淚,才將這幸福臚云漱@兩隻打醒。雖說是逃脫了性命,然而,卻已多半成為「孤雁」;「孤雁」從此也就多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