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讀報紙

 

        報紙其實就是書,是一本活頁的百科全書,是一本無窮無盡、永遠寫不完讀不了的大書。

        我們每天都要接觸到它。在我來說,一天沒有看到報紙,就感到和世界發生隔膜,就感到心情不安。朋友,你呢?

        有些人常常把書當作朋友,好的朋友;我們也應該把報紙當作朋友,好的朋友。怎麼不是呢?它每天把許許多多事情告訴我們,莊嚴時像演說,親切時像談心。

        古人說,益者三友,損者三友;朋友當中,有好的朋友,也可能有壞的朋友。報紙呢?此時此地,有好的報紙,也有壞的報紙,我們不能不小心選擇。交了壞朋友會害自己,選擇了壞報紙來讀,害處就更大。它們說假話,說顛倒的話,把無說成有,把有說成無,把是說成非,把非說成是。如果信以為真,你說,害處大不大?

        如果你能分別好壞,選一份好報紙來讀,不看那些壞報紙,不上它們的當,這樣讀報紙問題就已經解決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怎樣去讀報。好的報紙,它本身就會告訴你怎樣去了解一件事情、體會一篇文章,甚至認識一句話。—它本身就會教你怎樣讀報。

        你一定會問,怎樣才算是一份好報紙呢?我們應該怎樣去進行選擇?說複雜也真複雜,說簡單卻很簡單,只是看它說的是不是真話,是不是公正的話,是不是大多數人要說的話。這就是好壞的標準了。

        選擇了好報,還要講究讀報的方法。

        有些人天天讀報,看新聞只是晃晃標題;追小說,卻津津有味。這算不算是讀報的好方法呢?我想,無論如何總不能說一個「是」字吧。不是說我們不應該看小說,不應該對我們喜愛的小說先睹為快,鍥而不捨,而是說,只看小說,甚至只看副刊,還不能算是讀報,至少不能算是已經好好的讀報。

        有些人會說:「我讀報只是為了消遣,小說輕鬆有趣,容易看;看新聞,本地新聞是例外,國內的新聞、國外的新聞都是內容嚴肅枯燥的佔多數,誰耐煩細心去看它!晃晃標題,也就夠了。」

        這是一個讀報的態度問題,片面地追求輕鬆有趣,這不是健康、正確的態度。報紙就像我們的教科書,有些課木雖然枯燥難讀,我們也還是要去用心學習的。譬如學文化,有時也會使人覺得枯燥的,但是誰應該拒絕學習文化呢?報紙上許許多多東西看來似乎是枯燥的新聞,但都是我們應該知道的常識。因此,我們就必須耐心地去閱讀,甚至去咀嚼。

        不要怕枯燥,要記得它們是有益的,何況好的報紙在新聞報道上又力求具體生動,引人入勝。何況有些事情,只要你能鑽進去,弄得通,就自自然然會感到別具趣味的。朋友,你難道沒有過一次做好算術課本中的四則習題,手頭放下筆來,臉上掛起一個滿意的微笑的經驗?

        不看新聞是不對的,只看標題也是不對的,要比較細心去閱讀新聞版,要像做功課一樣,要像進行功課以外別的學習一樣。初時也許覺得枯燥,慢慢地就會發現趣味無窮,你會追下去的,像追一篇喜愛的連載小說。

        做功課,我們有時不免要查字典,要翻參考書,讀報也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報紙本身就帶著字典,帶著參考書,替你解決問題;它們就是社評、短評、新聞說明、新聞資料、專欄文章。看了新聞還不夠,還要看這些東西。

        單是看了新聞、評論等還不夠,還要去想問題;用眼睛還不夠,還要動腦筋。做功課的時候你不是也要想麼?要動腦筋麼?想過的東西容易記得,想過的東西也容易曉得,曉得了就是了解。在想的過程當中,許多時候,我們憑常識就可以判斷出是非。

        一個人想問題,有時是想得不夠深刻的。我們有一句老話:「集思廣益」。要盡可能多約幾個人來一起想,多約幾個人來一起談,也就是說,要有討論。通過集體討論或漫談,有時候,有件事情就清楚了,一個道理就明白了。你一言,我一語,本來不夠全面,不夠充分的認識也就補充得完完全全了。「三個臭皮匠,合成一個諸葛亮。」

        當然,如果報上的東西樣樣都要去細心學它,那就不行了。不管鉅細,不分輕重,一視同仁,這方法不對。我們的時間也不夠,只能選擇一個時期之內的重大問題來學,有系統地注意報上有關的東西,意義比較小的,就可以放過。貪多,不但嚼不爛,而且也嚼不完。細心讀報,並不是要你從頭到尾,從第一個字到末一個字都要你讀。你哪埵釣獄穧h的時間啊!讀報紙和做別的事情是一樣的,要有重點,這是一個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