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之秋  (節錄)                 方紀

 

三峽已經是秋天了。

三峽的秋天,從大江兩岸的橘柚樹開始。這些樹,生長在陡峭的山巖上,葉子也如同那青色的岩石一般,堅硬,挺直。越到秋天,它們越顯出綠得發黑的顏色;而那累累的果實,正在由青變黃,漸漸從葉子中間顯露出來。就在這時候,它們開始散發出一種清香,使三峽充滿了成熟的秋天的氣息。

早晨,透明的露水閃耀荂A峽風有些涼意,彷彿滿山的橘柚樹上撒了一層潔白的霜,新鮮而明淨;太陽出來,露水消逝了,橘柚樹閃爍荈坏,綠葉金實;三峽中又是一片秋天的明麗。

中午,群峰披上金甲,陽光在水面上跳躍,長江也變得熱烈了;像一條金鱗巨蟒,翻滾著,呼嘯著,奔騰流去。而一面又把它那激蕩的、跳躍的光輝,投向兩岸陡立的峭壁。於是,整個峽谷,波光蕩漾,三峽又充滿了秋天的熱烈的氣息。

下午,太陽還沒有落,峽埵迨仱_一層青色的霧。這使得峽堛熄孺來得特別早,而去得特別遲。於是,在青色的透明的黃昏中,兩岸峭壁的倒影,一齊擁向江心,使江面上只剩下一線發光的天空,長江平靜而輕緩地流淌,變得有如一條明亮的小溪。

夜,終於來了。岸邊的漁火,江心的燈標,接連地亮起;連同它們在水面映出的紅色光暈,使長江像是眨茞晰,沉沉欲睡。只有偶爾駛過的趕路的駁船,響著汽笛,在江面劃開一條發光的路;於是漁火和燈標,都像驚醒了一般,在水面上輕輕地搖曳。

也許由於這堛漱s太高,峽谷太深,天空過於狹小,連月亮也上來得很遲很遲。起初,峽堨u能感覺到它朦朧的青光,和黃昏連在一起;而不知在什麼時候,它忽然出現在山上。就像從山上生長出來,是山的一部分;像一塊巨大的,磨平、發亮的雲母石。這時,月亮和山的陰影,對比得異常明顯¾¾山是墨一般的黑,陡立荂A傾向江心,彷彿就要撲跌下來;而月光,從山頂上,順茞`深的、直立的谷壑。把它那清洌的光輝,一直瀉到江面。就像一道道瀑布,憑空飛降;又像一匹匹素錦,從山上掛起。

這一天,正是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