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潮     徐蔚南

 

亞雲

        看海是一件愉快的事,尤其是看上潮時的海。當那潮水升到沙灘上來時,如果從山上望下去,你可看見那潮水像是一片疊一片的。一片水擁到沙灘上了,接著就是第二片水蓋在第一片上。這樣一片蓋過一片,永不休止。從山上走下來,到沙灘上看那潮水就像是捲過來的,彷彿是一幅展開著的畫;一點兒一點兒捲起來,到沙灘高處,畫便捲完了。這還是初上潮的情景,等到高潮時(尤其在陰曆的十四五日)那不是一片一片地擁過來,卻是一大塊一大塊躍過來跌過來了。到了沙灘上,像是忿怒極了,跳起來,飛起來,轟轟地怒號,因為被頑固的沙灘阻止著,便吐了一堆白沫而退下去,但又立刻再用力擠到沙灘上,像非將這片沙灘征服不可,後來那沙灘果然被潮水漸漸征服了。遠望海水衝激島邊,像是一陣陣的白煙。天空照射著強烈的陽光時,那潮水面上彷彿鋪滿了一顆顆的水晶,跟著潮頭滾過來,將近沙灘時,便都不見了。但前面又有一大堆在滾過來了。海島腳下有時還有一點兩點特別明亮的,像是常明燈,永遠在海面照明。

        看潮水湧在石塊間,又有一種情趣。上潮時,水是一上一下動蕩著的,當向上一蕩,海水都湧到上邊的石塊間了,但立刻海水又向下落了下去,衝在上邊較高處的水,也想回下去,看見低一點的石縫便亂竄。可是潮水這時又湧上來了,竄不過去。只好縮退回來,仍舊溜到較高的石隙間。這樣激蕩著,擁擠著,前竄縮後的情景,看看真覺得有味。

        逢到陰曆十四五日,潮水特別大,平日達不到的較高的沙灘,也給潮水衝到了。這邊沙灘上雖則衝著奔騰澎湃的潮水,看那大海卻還像平常一樣,至多風大時,波浪跳得高一點罷了。

        潮汐的往回固然是天天一樣的,但看潮的人卻永不覺得單調無味,至少我是這樣,這大抵因為海潮像是永無甚麼變化,而在那像是毫無變化中卻又變化得太多了的緣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