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避免犯知識性的錯誤     光沛

 

        有一次,一個同學寫了一篇作文,題目叫做《我和貓咪》。內容生動有趣,語言也較流暢。其中有這麼幾句:

        「每天中午,快到我放學的時候,它就蹲在門口等著了。在強烈的陽光照射下,它的一雙又亮又圓的大眼珠直盯著我放學回家的道路,它是多麼希望我早點回來呀!」

        乍一看,這一段,也挺不錯。把貓咪對「我」的深厚感情都寫出來了。可是,仔細一推敲,就發現了問題:誰在中午見過貓「在強烈的陽光下」睜著一雙「又亮又圓的大眼珠」呢?

        因為貓的瞳孔是隨著光線的強弱變化的,光線越弱,越暗,貓的瞳孔越圓越亮,所以,在黑夜堨汐棬鉈誚揤哄F到了中午,特別是在強烈的陽光照射下,貓的瞳孔就幾乎變成一條角F,它怎麼可能有「又亮又圓的大眼珠」呢?

        這就是犯了知識性的錯誤。

        一般說來,同學們在寫說明文的時候,比較重視文章的知識性,所以也較少犯知識性錯誤;相反地,倒是在寫記敘文和論說文的時候,常常出現知識性錯誤。因為,大家在寫這一類文章的時候,很少想到知識性的問題,以為記個事兒,說個理兒,還講甚麼知識呢?其實,無論寫任何文體的文章,都要牽涉到一些知識。

        比如,大家都很喜歡楊朔的散文《荔枝蜜》。這篇文章牽涉到多少知識啊!

        「蜜蜂輕易不螫人,准是誤以為你要傷害它,才螫;一螫,它自己就耗盡了生命,也活不久了。」

        「蜂王是黑褐色的,身量特別細長。」

          ……

        「蜂王可以活三年,工蜂至多活六個月。」

        「大黃蜂這賊最惡,常常落在蜜蜂窩洞口,專幹壞事。」

        「要讓它呆在那兒,會咬死蜜蜂的。」

        你看,這堿J講了蜜蜂螫人後就活不久的知識,也講了有關蜂王、工蜂的新識,同時也講了蜜蜂的大敵是甚麼。如果沒有這些知識,楊朔能寫出《荔枝蜜》這篇散文來嗎?如果這些知識是錯誤的,養蜂人看了不就要笑掉大牙,學生們讀了不就上當受騙了嗎?

        只要一拿起筆寫文章,就要牽涉到一些知識;無論寫甚麼文章,忽視了知識性問題,就很可能要出毛病。

        同學們在作文的時候,常犯的知識性錯誤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是把物體的形狀寫錯了。比如前面提到的,把在強烈陽光照射下的貓眼寫得又亮又圓,就是一個例子。

        二是把物體的色彩寫錯了。比如:「田野堛滌玩蝻穭F,一顆顆沉甸甸的,低著頭,遠遠望去,一片金黃。」

        「一片金黃」是我們在描寫麥子熟了的時候常用的詞語,可是高梁熟了的時候,顏色是紅的,用「一片金黃」來寫它,顯然是錯了。

        三是把聲音寫錯了。比如:「『咚!咚!咚!』他輕輕地敲了三下門,便非常有禮貌地站在門口,等著主人來開門。」

        「咚!咚!咚!」這是用拳頭擂門的聲音。這人敲門那麼有禮貌,而且是「輕輕地敲」,顯然,不會出現拿拳頭擂門的無禮行為。用「咚!咚!咚!」來寫他敲門的聲音,無疑是錯了。

        出現這些錯誤,主要是由於同學們粗心大意,不注意從「形」、「色」、「聲」幾方面來細細的體察事物。如果平時觀察事物,能有意識地體察它們在不同情況下的區別、變化,這類錯誤就一定會少犯一些。

        除以上種種外,同學們在作文中常犯的知識性錯誤,還有這麼幾種:

        其一,是數字錯誤。

  盧溝橋上的獅子真多呀!大約有好幾千個。」

  「幾百年前,我國出現了一位偉大的愛國詩人,他的名字叫屈原。」

        盧溝橋上的獅子是很多,實數是四百八十五隻。如果說「大約好幾百隻」,可以;說「大約有好幾千」,就有點吹牛了。

        愛國詩人屈原生活在戰國時期,距現在是兩千多年。「幾百年前」雖然也有「很久以前」的意思,但是和「兩千多年」相比,也差得太遠了。

        其二,是時令錯誤。

  「春天來了,花園堥麭B都開滿了鮮花,有紅的桃花,白的李花,黃的桂花,還有紫色的丁香花……

  「除夕的晚上,我和一群農村孩子提著燈籠在田埂上走著,皎潔的月光照著田野,田野是多麼美呀!」

  「八月桂花開」。在春天的花園堿O不可能有「黃的桂花」的。

  「八月十五月光明,除夕晚上月黑頭。」在除夕的晚上也不可能有「皎潔的月光」。

        這類錯誤的出現,根本的原因,是硬要去寫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本來不知,又要去寫,當然就只好瞎編或瞎估計了。因此,要想少犯這類錯誤,除了需要努力地去擴大自己的知識面外,還需要做到一條,那就是:決不寫自己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