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荷                        吳晟 

下班之後,便是黃昏了。

偶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

卻不再逗留。

因為你們仰向阿爸的小臉,

透露更多的期待。

 

加班之後,便是深夜了。

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

卻不再沉迷。

因為你們熟睡的小臉,

比星空更迷人。

 

阿爸每日每日地上下班,

有如自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

繞著你們轉呀轉;

將阿爸激越的豪情,

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

 

就像阿公和阿媽,

為阿爸織就了一生

綿長而細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