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使楚

 

          春秋末期,齊國楚國都是大國。

        有一回,齊王派大夫晏子去訪問楚國楚王仗著自己國勢強盛,想乘機侮辱晏子,顯顯楚國的威風。

        楚王知道晏子身材矮小,就叫人在城門旁邊開了一個五尺來高的洞。晏子來到楚國楚王叫人把城門關了,讓晏子從這個洞進去。晏子看了看,對接待的人說︰「這是個狗洞,不是城門。只有訪問『狗國』,才從狗洞進去。我在這兒等一會兒。你們先去問個明白,楚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接待的人立刻把晏子的話傳給了楚王楚王只好吩咐大開城門,迎接晏子

        晏子見了楚王楚王瞅了他一眼,冷笑一聲,說︰「難道齊國沒有人了嗎﹖」晏子嚴肅地回答︰「這是什麼話﹖我國首都臨淄住滿了人。大伙兒把袖子舉起來,就是一片雲﹔大伙兒甩一把汗,就是一陣雨﹔街上的行人肩膀擦著肩膀,腳尖碰著腳跟。大王怎麼說齊國沒有人呢﹖」楚王說︰「既然有這麼多人,為什麼打發你來呢﹖」晏子裝著很為難的樣子,說︰「您這一問,我實在不好回答。撒個謊吧,怕犯了欺騙大王的罪﹔說實話吧,又怕大王生氣。」楚王說︰「實話實說,我不生氣。」晏子拱了拱手,說︰「敝國有個規矩︰訪問上等的國家,就派上等人去﹔訪問下等的國家,就派下等人去。我最不中用,所以派到這兒來了。」說著他故意笑了笑,楚王只好陪著笑。

        楚王安排酒席招待晏子。正當他們吃得高興的時候,有兩個武士押著一個囚犯,從堂下走過。楚王看見了,問他們︰「那個囚犯犯的什麼罪﹖他是哪堣H﹖」武士回答說︰「犯了盜竊罪,是齊國人。」楚王笑嘻嘻地對晏子說︰「齊國人怎麼這樣沒出息,幹這種事兒﹖」楚國的大臣們聽了,都得意洋洋地笑起來,以為這一下可讓晏子丟盡臉了。哪知晏子面不改色,站起來,說︰「大王怎麼不知道哇﹖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可是橘樹一種到淮北,就只能結又小又苦的枳,還不是因為水土不同嗎﹖同樣的道理,齊國人在齊國能安居樂業,好好地勞動,一到楚國,就做起盜賊來了,也許是兩國的水土不同吧。」楚王聽了,只好賠不是,說︰「我原來想取笑大夫,沒想到反讓大夫取笑了。」

        楚王從這以後,楚王不敢不尊重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