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    鄭振鐸

 

        烏黑的一身羽毛,光滑漂亮,積伶積俐,加上一雙剪刀似的尾巴,一對勁俊輕快的翅膀,湊成了那樣可愛的活潑的一隻小燕子。當春間二三月,輕風微微地吹拂著,如毛的細雨無因地由天上灑落著,千條萬條的柔柳,齊舒了它們的黃綠的眼,紅的白的黃的花,綠的草,綠的樹葉,皆如趕赴巿集者似的奔聚而來,形成了爛熳無比的春天時,那些小燕子,那末伶俐可愛的小燕子,便也由南方飛來,加入了這個隽妙無比的春景的圖畫中,為春光平添了許多的生趣。小燕子帶了它的雙剪似的尾,在微風細雨中,或在陽光滿地時,斜飛於曠亮無比的天空之上,唧的一聲,已由這婼_田上,飛到了那邊的高柳之下了。再幾隻卻隽逸地在粼粼如縠紋的湖面橫掠著,小燕子的剪尾或翼尖,偶沾了水面一下,那小圓暈便一圈一圈地蕩漾了開去。那邊還有飛倦了的幾對,閑散地憩息於纖細的電線上,嫩藍的春天,幾支木杆,幾痕細線連於杆與杆間,線上是停著幾個粗而有緻的小黑點,那便是燕子,是多麼有趣的一幅圖畫呀!還有一家家的快樂家庭,他們還特為我們的小燕子備了一個兩個小巢,放在廳樑的最高處,假如這家有了一個匾額,那匾後便是小燕子最好的安巢之所。第一年,小燕子來住了;第二年,我們的小燕子,就是去年的一對,它們還要來住。

        「燕子歸來尋舊壘。」

        還是去年的主,還是去年的賓,他們賓主間是如何的融融泄泄呀!偶然的有幾家,小燕子卻不來光顧,那便很使主人憂戚,他們邀召不到那末隽逸的嘉賓,每以為自己命運的蹇劣呢。

        這便是我們故鄉的小燕子,可愛的活潑的小燕子,曾使幾多的孩子們歡呼著,注意著,沈醉著,曾使幾多的農人們、巿民們憂戚著,或舒懷地指點著,且曾平添了幾多的春色,幾多的生趣於我們的春天的小燕子!

        如今,離家是幾千里!離國是幾千里!托身於浮宅之上,奔馳於萬頃海濤之間,不料卻見著我們的小燕子。

        這小燕子,便是我們故鄉的那一對,兩對麼?便是我們今春在故鄉所見的那一對,兩對麼?

        見了它們,遊子們能不引起了,至少是輕烟似的,一縷兩縷的鄉愁麼?

        海水是皎潔無比的蔚藍色,海波是平穩得如春晨的西湖一樣,偶有微風,只吹起了絕細絕細的千萬個粼粼的小皺紋,這更使照曬於初夏之太陽光之下的、金光燦爛的水面顯得溫秀可喜。我沒有見過那末美的海!天上也是皎潔無比的蔚藍色,只有幾片薄紗似的輕雲,平貼於空中,就如一個女郎,穿了絕美的藍色夏衣,而頸間卻圍繞了一段絕細絕輕的白紗巾。我沒有見過那末美的天空!我們倚在青色的船欄上,默默地望著這絕美的海天;我們一點雜念也沒有,我們是被沈醉了,我們是被帶入晶天中了。

        就在這時,我們的小燕子,二隻,三隻,四隻,在海上出現了。它們仍是隽逸地從容地在海面上斜掠著,如在小湖面上一樣;海水被它的似剪的尾與翼尖一打,也仍是連漾了好幾圈圓暈。小小的燕子,浩莽的大海,飛著飛著,不會覺得倦麼?不會遇著暴風疾雨麼?我們真替它們擔心呢!

        小燕子卻從容地憩著了。它們展開了雙翼,身子一落,落在海面上了,雙翼如浮圈似的支持著體重,活是一隻烏黑的小水禽,在隨波上下地浮著,又安閑,又舒適。海是它們那末安好的家,我們真是想不到。

        在故鄉,我們還會想像得到我們的小燕子是這樣的一個海上英雄麼?

        海水仍是平貼無波,許多絕小絕小的海魚,為我們的船所驚動,群向遠處竄去;隨了它們飛竄著,水面起了一條條的長痕,正如我們當孩子時之用瓦片打水鏢在水面所劃起的長痕。這小魚是我們小燕子的糧食麼?

        小燕子在海面上斜掠著,浮憩著。它們果是我們故鄉的小燕子麼?

        啊,鄉愁呀,如輕烟似的鄉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