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

 

        雨聲漸漸的住了,窗簾後隱隱的透進清光來。推開窗戶一看。呀!涼雲散了,樹葉上的殘滴,映著月兒,好似螢光千點,閃閃爍爍的動著真沒想到苦雨孤燈之後,會有這麼一幅清美的圖畫!

        憑窗站了一會兒,微微的覺得涼意侵人。轉過身來,忽然眼花繚亂,屋子堛漣O的東西,都隱在光雲堙F一片幽輝,只浸著牆上畫中的安琪兒這白衣的安琪兒,抱著花兒,揚著翅兒,向著我微微的笑。

        「這笑容彷彿在哪兒看見過似的,甚麼時候我曾……」我不知不覺的便坐在窗口下想,默默的想。

        嚴閉的心幕,慢慢的拉開了,湧出五年前的一個印象。一條很長的古道。驢腳下的泥,兀自滑滑的。田溝堛漱禲A潺潺的流著。近村的綠樹,都籠在濕煙堙A弓兒似的新月,掛在樹梢。一邊走著,似乎道旁有一個孩子。抱著一堆燦白的東西。驢兒過去了,無意中回頭一看。他抱著花兒,赤著腳兒,向著我微微的笑。

        「這笑容又彷彿是哪兒看見過似的!」我仍是想默默的想。

        又現出一重心幕來,也慢慢的拉開了,湧出十年前的一個印象。茅檐下的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到衣上來。土階邊的水泡兒,泛來泛去的亂轉,門前的麥q和葡萄架子,都濯得新黃嫩綠的,非常鮮麗。一會兒,好容易雨晴了,連忙走下坡兒。迎頭看見月兒從海面上來了,猛然記得有件東西忘下了,站住了,回過頭來。這茅屋堛漲扆人她倚著門兒,抱著花兒,向著我微微的笑。

        這同樣微妙的神情,好似遊絲一般,飄飄漾漾的合了攏來,綰在一起。

        這時心下光明澄靜,如登仙界,如歸故鄉。眼前浮現的三個笑容,一時融化在愛的調和堙A看不分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