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了的花園     鄭振鐸

 

        一座荒蕪了的花園堙A只有有毒的惡草與刺人的荊棘生長著;除了蟋蟀在草叢中悲鳴以外,聽不見別的聲響了。

        美麗的池水,從前淙淙地流過石橋的,現在因為沒有人管理,漸漸地乾了—乾得見底了。

        美麗的花木,從前燦爛地盛開著的,現在因為沒有人時時灌溉,也漸漸地枯萎了。

        就是從前天天飛到園堥荌菮]之歌的夜鶯,也因為牠的好朋友玫瑰死了,好久沒有飛來了。

        有一天,忽然有好幾個人到花園堥荂C

        他們看見這座美麗的花園現出這樣的淒涼情況,幾乎要痛哭了。他們坐在快要坍倒的草亭中的破椅上,談起這座花園以前的美景,個個人臉上都顯出追慕惋惜的神色。

        一個人歎氣道:「難道我們就任它長此荒蕪了嗎?」

        其餘的人都毅然站起身來,答道:「不,決不!我們應該大家努力把它整理好。」

        於是他們跑到池旁,坐在一塊假山上,細細的討論怎樣改造這座荒蕪的花園的方法。

        青蛙帶著滿肚子的歡喜,由池岸下的石罅中跳出來聽。

        終夜悲鳴的蟋蟀也暫時停止了牠的哭聲,由草叢中露出半個頭來,看他們討論。

        他們悉心地討論,還用粉筆在石上畫了許多草圖,計劃將來園中的種種佈置。

        他們由黎明討論到早餐過後,還沒有商量好一件事。因為他們的意見有許多不能相同。

        青蛙暗想道:「為甚麼他們還不動手作工,只在那媟妢吨ㄤ揪滌Q論呢?」

        後來他們捨了將來的詳細計劃,轉而討論改造這座廢園的入手方法。

        A說:「應該先把惡草和荊棘斫除掉,然後才能把花木栽下。」

        B說:「不對。應該先把花木運來,然後去斫除惡草和荊棘,因為—」

        C說:「我表同情於A君的話。惡草和荊棘如果不先除去,佳木好花是決不能栽種的,因為—」

        其餘的人說:「C君,你的話錯了。我贊成B君的意見。因為—」

        他們各舉了許多理由,互相辯論著,還引了許多例來證明他們的話,由早餐的時候一直辯論到正午,家家炊煙起了,還沒有停止;甚至於因為意見不合,互相謾罵,而且扭打了。

        青蛙等得不耐煩了,哭喪著臉,不高興地,一步一步、慢騰騰地仍舊走進石罅中去。

        蟋蟀的希望也漸漸地減少了,牠不願意看見他們的爭鬧,終於把頭縮回草叢中,跑到牆角下,拖長牠的音調,重複曼聲悲鳴起來。

line-height:150%;tab-stops:30.0pt;layout-grid-mode:char">        荒蕪了的花園,還是照舊荒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