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的孩子多快活

 

        2150517日,」佩吉在她的電腦日記媬擗J:「今天,湯米給我有一本真正的書。它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

        佩吉湯米在一起翻閱那本又黃又皺的書時,原來裝訂得很好的紙張一頁一頁地脫落,還發出一股霉味,佩吉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字嘛,本來應該是移動的,就像在熒光屏上看到的那樣。可是,這本書上的字卻固定在那兒,他們都覺得很奇怪。

        「哎呀,」湯米說,「讀完一本書,就把它扔掉。多麼浪費呀!我們的電腦就不同。它能儲存一百萬本書,甚至更多。我們一按鍵鈕,就能找到想讀的書,只是舉手之勞。我絕不會把電腦儲存的資料扔掉!」

        「我也不會扔掉這些資料。」佩吉說,接著好奇地問道:

        「你在哪兒發現這本書?」

        「在儲物室的一個匣子堙C」湯米回答。

        「書上講甚麼?」

        「說的是學校的事。」

        佩吉不屑地說:「學校?為甚麼還有人寫學校的事呢?」

        湯米望著她說:「因為這是一百多年前的學校,跟我們現在的迥然不同。」他神氣十足地說:「那時的學校是百年樹人的教育機構,家長都把孩子送去學校受教育。」

        佩吉心媟Q著:那時的學校是甚麼樣子的?她捧著書本看了一陣,然後問:「他們也有教師嗎?」

        「他們當然有教師啦,不過不是機器教師,而是活生生的人。」

        「人?人怎麼可以當教師呢?」

        「當然可以,他能告訴孩子們各種各樣的事情,給他們做作業,向他們提問題。」湯米回答。

        「人不夠聰明啊!」

        「誰說的!我爸爸知道的就跟我的機器教師一樣多。」

        「那不可能,人不可能懂得那麼多。」

        「怎麼不可能?我爸爸就是最好的例子。」

        佩吉不想跟湯米爭論下去,就說:「我可不願意讓一個陌生人住在我家堭虴琤\課。」

        湯米大笑起來:「佩吉,那些教師是在學校堛滿C所有的孩子都到那兒去上課。教師除了講解課文之外,還利用電視節目來輔助教學。不管學生提出甚麼問題,教師都會回答。在課餘的時候,他們還會和我們一起唱歌、玩遊戲呢!」

        佩吉還想繼續聽學校的事情,可是,照顧她的機器保姆就在這時喊了起來:「佩吉!上課了!」

        佩吉抬起頭來說:「時間還沒到呢。」

        「是時候了!」機器保姆說,「湯米,你大概也該去上課了吧。」

        佩吉湯米說:「下了課,我再和你一起讀這本書,好嗎?」

        「好哇。」湯米爽快地答應了,然後又把那本黃又皺的書挾在腋下,哼著歌兒走了。

        佩吉走進她的教室。教室就緊挨著她的臥房。佩吉一按電門,機器教師的熒光屏就亮了。它冷冷地說:「今天的算術課所要講的是分數的加法,請把昨天的作業投進規定的輸入口。」

        佩吉看著這毫無人情味的機器,嘆了一口氣,把作業投了進去。一會兒,她昏昏地睡著了……。一所學校映入她的眼簾。街坊鄰里所有的孩子都跑到這所學校來,在校園堣S鬧又笑。上課時,大家一起坐在教室堙A聽老師講課。放學了,大家一起回家。他們學的是同樣的科目,所以做作業的時候可以互相幫助,互相切磋。學校堛漲悎v對他們關懷備至,就像父母一樣。

        佩吉突然驚醒,機器教師的熒光屏閃爍著:當我們把分數二分之一和四分之一相加的時候……

        佩吉孤獨沉悶;從前的孩子一定特別喜歡他們的學校;有老師,有同學,還有遊樂場,能天天在一起讀書,一起玩樂,多快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