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的啟示      伊人

 

        牆壁上,一隻蟲子在艱難地往上爬,爬到一大半,忽然跌落了下來。

        這是它又一次失敗的記錄。

        然而,過了一會兒,它又沿著牆根,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了。第一個人注視著這隻蟲子,感嘆地說:

        「一隻小小的蟲子,這樣的執著、頑強;失敗了,不屈服;跌倒了,從頭幹;真是百折不回啊!

        我遭到了一點挫折,我能氣餒、退縮、自暴自棄嗎?

        難道我還不如這隻蟲子?!」

        第二個人注視它,禁不住嘆氣說:

        「可憐的蟲子!這樣盲目地爬行,甚麼時候才能爬到牆頭呢?

        只要稍微改變一下方位,它就能很容易地爬上去;可是它就是不願反省,不肯看一看。唉可悲的蟲子!」

        反省我自己吧:我正在做的那件事一再失利,我該學得聰明一點,不能再悶著頭蠻幹一氣了我是個有頭腦的人,可不是蟲子。

        第三個人詢問智者:

        「觀察同一隻蟲子,兩個人的見解和判斷截然相反,得到的啟示迥然不同。可敬的智者,請您說說,他們哪一個對呢?」

        智者回答:「兩個人都對。」

        詢問者感到困惑:

        「怎麼會都對呢?

        您是不願還是不敢分辨是非呢?」

        智者笑了笑,回答道:

        「太陽在白天放射光明,月亮在夜晚投灑青輝,它們是相反的;你能不能告訴我:太陽和月亮,究竟誰是誰非?

        …但是,世界並不是簡單的是非組合體。同樣觀察蟲子,兩個人所處的角度不同,他們的感覺和判斷就不可能一致,他們獲得的啟示也就有差異。

        你只看到兩個人之間的異,卻沒有看到他們之間的同:他們同樣有反省和進取的精神。

        形式的差異,往往蘊含著精神實質的一致;表面的相似,倒可能掩蔽著內在的不可調和的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