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但還來得及       沈文

 

當我們用「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等格言鼓勵年輕人抓住學習時機的時候,也需要防止另一面,防止用絕對化的觀點來看待「時機」。有時候出於主觀的原因,人們沒有果斷地抓住學習的時機,它消逝掉了。可惜誠然可惜,但不要緊,別沮喪,機會還會光臨的。

歷史上有過很多「大器晚成」的人物。「晚成」,當然不及「早成」來得理想,可畢竟也是一種成功,值得肯定。在我國詩歌史上,「首倡高雅沖淡之音,一掃六代之纖弱」的代詩人陳子昂,早年沒有用心讀書,以至「年十八未知書」─都十八歲了,在常識上還一無所知,這還來得及?來得及。當然,要改弦易轍,要急起直追,需要強大的精神動力,需要果斷的抉擇。果然,不久在父母的教育下,他一旦悔悟,入鄉校求學,便「慨然立志」,「謝絕門客,專精墳典」。終於,數年攻讀,一舉成才。

既然已經錯過了最佳的選擇時機,已經在時間上落了後,那麼在再次選擇時應當更有緊迫感,有確定目標後應當更為堅韌。近代火車的奠基人斯蒂芬森,直到19歲才一邊工作一邊進入夜校讀書。當一些少年看到斯蒂芬森這樣一個大小伙子坐在他們中間時,有的譏諷,有的挖苦,斯蒂芬森卻只是一笑置之,只顧埋頭刻苦攻讀,如饑似渴地吸收書本中的養料。還有美國18世紀電學家、政治家富蘭克林,只讀過兩年書,後來當印刷工人。在工作的同時,他投身政治活動,成為一名政治活動家。40歲後他又轉入科學領域,開始做電學實驗。政治活動與科學活動的實踐使他愈益認識到自己的學問之不足,於是正像他在《自傳》中寫的:「除了讀書以外,我不允許我自己有其他的娛樂。我從不到酒館、賭場或任何其他娛樂場所去消磨時光。」

雖說富蘭克林不允許自己娛樂未免過苛,但他這種力戒「消磨時光」的精神是可貴的。確實,「大器晚成」很不容易。一個人要後來居上,便不僅要善於抓住新的機會,並且要善於在抓住機會後排除各種雜念,盯牢目標,務期必成。唯有這樣的人,才有資格說:雖然晚了,但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