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聖陶

 

        太陽還沒升很高。四周的樹葉都作淡黛的顏色,浮散著煙氣,彷彿接連不斷的青山。

        田野的麥完全收割了。農人已經把泥土翻過,又車了河水進去,預備種稻。生齊了四隻腳的小蛙就有了新的領土。牠們很高興的,從狹小的喉嚨媯o出闊大的聲音,彼此呼應,鬧成一片。牠們大都蹲在露出水面的泥塊上,或者這堥綵婺鶢虒鶗h。牠們昂起了頭,留心看去,可以看見牠們的白色的胸部在那媢狐吽C當我經過牠們近旁的時候,牠們順次停止了鳴聲,撲通地投入水堙C不一會兒,我離開牠們稍遠,一片噪音又在我背後鬧起來了。

        泥路上印著人和牛的足[。路旁邊叢生野草,大部分是禾本科植物,開著各色的小花。細小的露珠附著在花和葉上,晶瑩可愛。微微的風拂過,我聽到遠處的水車聲,同時聞到淡淡的糞料的氣息。

        我走到一個池塘旁邊,池水作深藍色,沒有一絲波紋。沿著岸灘的草葉和樹葉,映入池中,那倒影比本身綠得更見鮮嫩。池面的一角,浮著萍葉;每幾片萍葉攢聚的地方,矗起一朵桂黃的小花。偶然有一些小魚游起來,水面才漾著波紋,萍花也就微微地顫動。

        池的東南岸是一所破舊的農舍,屋後有水埠通到池面。我不經意地走去,已到了那農舍的前面。一扇板門開著,堶悼u見些破桌子破_子,和不平的泥地。門旁邊兩扇板窗都撐起。一個女孩子站在窗下,她的臉很瘦,作淡黃色,稀疏的頭髮略帶紅色,只能編成一條小辮子。

        我不曾走過這條路,看見前面都種著豆,沒有通路,便問她道:「從這堹鄖鴘e邊去嗎?」她點點頭道:「轉過去就是。」我答應了一聲,便向前走。她又說道:「不過豆葉上全是露水,要弄濕你的鞋和衣裳。」我說:「不要緊。」便分開兩旁邊的豆葉走去。我雖然沒有依從她的話,對於她的好意卻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