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牛花         葉紹鈞

 

       手種牽牛花,接連有三四年了。水門汀地沒法下種,種在十來個瓦盆堙C泥是今年又明年反覆著用的,無從取得新的來加入。曾與鐵路軌道旁邊種地的那個北方人商量,願出錢向他買一點,他不肯。

       城隍廟的花店買了一包過燐酸骨粉,攙和在每一盆泥堙A這算代替了新泥。

       瓦盆排列在牆腳,從牆頭垂下十條麻線,每兩條距離七八吋,讓牽牛的藤蔓纏繞上去。這是今年的新計劃,往年是把瓦盆擺在三尺光景高的木架子上的。這樣,藤蔓很容易爬到了牆頭;隨後長出來的互相糾纏著,因自身的重量倒垂下來,但末梢的嫩條便又蛇頭一般仰起,向上伸,與別組的嫩條糾纏,待不勝重量時便重演那老把戲;因此,牆頭往往堆積著繁密的葉和花,與牆腰的部份不相稱。今年從牆腳爬起,沿牆多了三尺光景的路程,或者會好一點;而且,這就將有一垛完全是葉和花的牆。

       藤蔓從兩瓣子葉中間引伸出來以後,不到一個月工夫,爬得最快的幾株將要齊牆頭了。每一個葉柄處生一個花苞,像穀粒那樣大,便轉黃萎去。據幾年來的經驗,知道起頭的一批花苞是開不出來的;到後來發育更見旺盛,新的葉蔓比近根部的肥大,那時的花苞才開得成。

       今年的葉格外綠,綠得鮮明;又格外厚,彷彿絲絨裁剪成的。這自是過燐酸骨粉的功效。他日花開,可以推知將比往年的盛大。

       但興趣並不專在看花。種了這小東西,庭中就成為繫人心情的所在,早上才起,工畢回來,不覺總要在那堣p立一會兒。那藤蔓纏著麻線捲上去,嫩綠的頭看似靜止的,並不動彈,實際珛L時不迴旋向上;在先朝這邊,停一歇再看,它便朝那邊了。前一晚祇是綠荳般大一粒的嫩頭,早起看時,便已透出二三寸長的新條,綴著一兩張滿被細白絨毛的小葉子,葉柄處是僅能辨認形狀的小花苞,而末梢又有了綠荳般大一粒的嫩頭。有時認著牆上的斑駁痕想,明天未必便爬到那塈a;但出乎意外,明晨已爬到了斑駁痕之上;好努力的一夜工夫!「生之力」不可得見;在這樣小立靜觀的當兒,珓替q了「生之力」了。漸漸地,渾忘意想,復何言說,祇呆對著這一牆綠葉。

       即使沒有花,興趣未嘗短少;何況他日開花,將比往年的盛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