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冒險      [英國]狄斯尼

 

        退休教授安道特是個言語不多的人,然而談及他1944年春的那段遭遇,他會激動得滔滔不絕,我們也會聽得入迷。

        那是在大規模反攻的前夜。盟軍向軍控制的法國 諾曼底空投了傘兵,安道特就是其中之一。不幸,他在遠離預定地點好幾英里的地方著陸。那時候差不多天亮了,那些記熟了的標誌,他一個也沒有找到,也見不到自己的夥伴。

        他懂得,必須馬上找地方隱蔽起來。在熹微的晨光堙A他看見不遠處有一棟小小的、紅色屋頂的農家住宅。他不知道住在媄銂漱H是親盟國的呢,還是親德國的,但是總得碰碰運氣。他朝那住宅奔去,一邊溫習著出發前剛學會的幾句語。

        聽到敲門聲,一個年約30歲的法國女人她長得並不漂亮,但是眼光善良而鎮定開了門。她的丈夫和三個幼小的孩子坐在飯桌旁邊,驚異地盯著他。

        「我是一個美國兵。」傘兵說,「你們願意把我藏起來嗎?」

        「趕快,你得趕快!」做丈夫的說著,把這個美國人推進壁爐旁邊一個大碗櫥堙A「砰」的一聲關上櫥門。

        幾分鐘後,六個德國衝鋒隊員衝了進來。他們已經看到這傘兵的降落。這是附近唯一的房子。他們搜查得很徹底,轉眼之間就把這個傘兵從碗櫥堜鴗F出來。

        無須履行手續,德國人依照慣例,把女主人的丈夫當場槍斃了。女主人和孩子放聲大哭起來。如何處置俘虜安道特德國兵卻有一場爭議。由於誰也說服不了誰,只得暫時把他推進一間棚屋堙A把門閂了。

        棚屋後邊,有一個小小的窗口,越過田野就是樹林。安道特蜷身擠出窗口,向樹林奔去。

        從當時的情況看來,逃跑幾乎是沒有希望的。他剛跑進樹林,就聽到周圍追兵的叫嚷聲。他們有條不紊地搜索著。抓住他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但傘兵沒有失望。他一回頭又跑進田野,穿過院子。院子媮棌鷁菬滬茬Q害者的屍體。這個美國兵再次敲響了他們家的門。

        女人很快地出來。她滿臉蒼白,淚眼模糊。他們面對面,站了一秒來鐘。她筆直地注視著這個美國青年的眼睛。他剛才的到來,使她失去了丈夫,孩子們失去了父親。

        「當然,快!」她毫不遲疑地把他送回壁爐邊的碗櫥堙C

        衝鋒隊員再沒有來到這戶農家搜查,因為他們理解不了,人類的精神竟然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度在作過一次犧牲後,能毫不猶豫地準備作出第二次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