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大事 (遊戲的喜劇)    胡適

 

(序)前幾天有幾位美國留學的朋友來說,北京的美國大學同學會不久要開一個宴會。中國的會員想在那天晚上演一齣短戲。他們限我於一天之內編成一個英文短戲,預備給他們排演。我勉強答應了,明天寫成這齣獨折戲,交於他們。後來他們因為尋不到女角色,不能排演此戲。不料我的朋友卜思先生見了此戲,就拿去給《北京導報》主筆刁德仁先生看,先生一定要把這戲登出來,我只得由他。後來因為有一個女學堂要排演這戲,所以我又把它翻成中文。這一類的戲,西文教做Farce,譯出來就是遊戲的喜劇。

這是我第一次弄這一類的玩意兒,列位朋友莫要見笑。

 

戲中人物

 

太太

先生

田亞梅女士

算命先生(瞎子)

宅的女僕

 

 

(宅的會客室。右邊有門,通大門。左邊有門,通飯廳。背面有一張沙發榻。兩旁有兩張靠椅。中央一張小圓桌子,桌上有花瓶。桌邊有兩張座椅。左邊靠壁有一張小寫字^。

(牆上掛的是中國字畫,夾著兩塊西洋荷蘭派的風景畫。這種中西合璧的陳設,很可表示這家人半新半舊的風氣。

(開幕時,幕慢慢地上去,台下的人還可聽見台上算命先生彈的弦子將完的聲音。太太坐在一張靠椅上。算命先生坐在桌邊椅子上。

 

 

太太             你說的話我不大聽得懂。你看這門親事可對得嗎?

算命先生          太太,我是據命直言的。我們算命的都是據命直言的。你知道──

太太             據命直言是怎樣呢?

算命先生          這門親事是做不得的。要是你家這位姑娘嫁了這男人,將來一定沒有好結果。

太太             為什麼?

算命先生          你知道,我不過是據命直言。這男命是寅年亥日生的,女命是巳年申時生的。正合著命書上說的「蛇配虎,男啎k。豬配猴,不到頭。」這是合婚最忌的八字。屬蛇的和屬虎的已是相啋漱F。再加上亥日申時,豬猴相唌A這是兩種大忌的命。這兩口兒要是成了夫婦,一定不能團圓到老。仔細看起來,男命強得多,是一個夫啀d之命,應該女人早年短命。太太,我不過是據命直言,你不要見怪。

太太             不怪,不怪。我是最喜歡人直說的。你這話一定不會錯。昨天觀音娘娘也是這樣說。

算命先生          哦!觀音菩薩也這樣說嗎?

太太             是的,觀音娘娘簽詩上說 ── 讓我尋出來唸給你聽。 (走到寫字^邊,翻開抽屜,拿出一張黃紙,唸道) 這是七十八簽,下下。簽詩說:「夫妻前生定,姻緣莫強求。逆天終有禍,婚姻不到頭。」

算命先生          「婚姻不到頭!」這句詩和我剛才說的一個字都不錯。

太太             觀音娘娘的話自然不會錯的。不過這件事是我家姑娘的終身大事,我們做爺娘的總得二十四小心的辦去。所以我昨日求了簽詩,總還有點不放心。今天請你先生來看看這兩個八字堨i有什麼合得攏的地方。

算命先生          沒有。沒有。

太太             娘娘的簽詩只有幾句話,不容易懂得。如今你算起命來,又合簽詩一樣。這個自然不用再說了。 (取錢付算命先生) 難為你。這是你對八字的錢。

算命先生          (伸手接錢) 不用得,不用得。多謝,多謝。想不到觀音娘娘的簽詩居然和我的話一樣! (立起身來)

太太             (喊道) 媽! (李媽從左邊門進來) 你領他出去。 (媽領算命先生從左邊門出去)

太太             (把桌上的紅紙庚帖收起,折好了,放在寫字^的抽屜堙C又把黃紙簽詩也放進去,口婸★D) 可惜!可惜這兩口兒竟配不成!

                 (從右邊門進來。她是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女子,穿著出門的大衣,臉上現出有心事的神氣。進門後,一面脫下大衣,一面說道) 媽,你怎麼又算起命來了?我在門口碰著一個算命的走出去。你忘了爸爸不准算命的進門嗎?

太太             我的孩子,就只這一次,我下次再不幹了。

                 但是你答應了爸爸以後不再算命了。

太太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這一回我不能不請教算命的。我叫他來把你和那先生的八字排排看。

                 哦!哦!

太太             你要知道,這是你的終身大事,我又只生了你一個女兒,我不能糊婼k塗地讓你嫁一個合不來的人。

                 誰說我們合不來?我們是多年的朋友,一定很合得來。

太太             一定合不來。算命的說你們合不來。

                 他懂得什麼?

太太             不單是算命的這樣說,觀音菩薩也這樣說。

                 什麼?你還去問過觀音菩薩嗎?爸爸知道了更要說話了。

太太             我知道你爸爸一定同我反對,無論我做什麼事,他總同我反對。但是你想,我們老年人怎麼敢決斷你們的婚姻大事。我們無論怎樣小心,保不住沒有錯。但是菩薩總不會騙人。況且菩薩說的話,和算命的說的,竟是一樣,這就更可相信了。 (立起來,走到寫字^邊,翻開抽屜) 你自己看菩薩的簽詩。

                 我不要看,我不要看!

太太             (不得已把抽屜蓋了) 我的孩子,你不要這樣固執。那位先生我是很喜歡他的。我看他是一個很可靠的人。你在東洋認得他好幾年了,你說你很知道他的為人。但是,你年紀還輕,又沒有閱歷,你的眼力也許會錯的。就是我們活了五六十歲的人,也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力。因為我不敢相信自己,所以我去問菩薩又去問算命的。菩薩說對不得,算命的也說對不得,這還會錯嗎?算命的說,你們的八字正是命書最忌的八字,叫做什麼「豬配猴,不到頭」,正因為你是巳年申時生的,他 ──

                 你不要說了,媽,我不要聽這些話。 (雙手遮著臉,帶著哭聲) 我不愛聽這些話!我知道爸爸不會同你一樣主意。他一定不會。

太太             我不管他打什麼主意。我的女兒嫁人,總得我肯。(走到她女兒身邊,用手巾替她揩眼淚)不要掉眼淚。我走開去,讓你仔細想想。我們總是替你打算,總想你好。我去看午飯好了沒有。你爸爸就要回來了。不要哭了,好孩子。

                        (田太太從飯廳的門進去了。)

                 (揩著眼淚,抬起頭來,看見媽從外邊進來,她用手招呼她走近些,低聲說) 媽,我要你幫我的忙。我媽不准我嫁先生 ──

                 可惜,可惜!先生是一個很懂禮的君子人。今兒早晨,我在路上碰著他,他還點頭招呼我咧。

                 是的,他看見你帶了算命先生來家,他怕我們的事有什麼變卦,所以他立刻打電話到學堂去告訴我。我回來時,他在他的汽車婸溶楫爾穧b後面。這時候恐怕他還在這條街的口子上等候我的信息。你去告訴他,說我媽不許我們結婚。但是爸爸就回來了,他自然會幫我們。你叫他把汽車停到後面街上去等我的回信。你就去罷。 (媽轉身將出去) 回來! (媽回轉身來) 你告訴他 ── 你叫他 ── 你叫他不要著急!(媽微笑出去)

                 (走到寫字^邊,翻開抽屜,偷看抽屜堛漯F西。伸出手錶看道) 爸爸應該回來了,快十二點了。

                        (先生約摸五十歲的樣子,從外面進來)

                 (忙把抽屜蓋上。站起來接他父親) 爸爸,你回來了!媽說,…… 媽有要緊話同你商量,── 有很要緊的話。

先生             什麼要緊話?你先告訴我。

                 媽會告訴你的。 (走到飯廳邊,喊道) 媽,媽,爸爸回來了。

先生             不知道你們又弄什麼鬼了。 (坐在一張靠椅上。太太從飯廳那邊過來。) 亞梅說你有要緊話,── 很要緊的話要同我商量。

太太             是的,很要緊的話。 (坐在左邊椅子上) 我說的是家這門親事。

先生             不錯,我這幾天心堣]在盤算這件事。

太太             很好,我們都該盤算這件事了。這是亞梅的終身大事,我一想起這事如何重大,我就發愁,連飯都吃不下了,覺也睡不著了。那位先生我們雖然見過好幾次,我心媮`有點不放心。從前人家看女婿總不過偷看一面就完了。現在我們見面越多了,我們的責任更不容易擔了。他家是很有錢的,但是有錢人家的子弟總是壞的多,好的少。他是一個外國留學生,但是許多留學生回來不久就把他們的原配的妻子休了。

先生             你講了這一大篇,究竟是什麼主意?

太太             我的主意是,我們替女兒辦這件大事,不能相信自己的主意。我就不敢相信我自己。所以我昨兒到觀音庵去問菩薩。

先生             什麼?你不是答應我不再去燒香拜佛了嗎?

太太             我是為了女兒的事去的。

先生             哼!哼!算了罷。你說罷。

太太             我去庵堥D了一簽。簽詩上說,這門親事是做不得的。我把簽詩給你看。

                        (要去開抽屜)

先生             呸!呸!我不要看。我不相信這些東西!你說這是女兒的終身大事,你不敢相信自己,難道那泥塑木雕的菩薩就可相信嗎?

                 (高興起來) 我說爸爸是不信這些事的。 (走近她父親身邊) 謝謝你。我們應該相信自己的主意,可不是嗎?

太太             不單是菩薩這樣說。

先生             哦!還有誰呢?

太太             我求了簽詩,心媮暀ㄚ靬韙腄A總還有點疑惑。所以我叫人去請城堻誚釵W的算命先生瞎子來排八字。

先生             哼!哼!你又忘記你答應我的話了。

太太             我也知道。但是我為了女兒的大事,心媞繫b不定,沒有主張,不得不去找他來決斷決斷。

先生             誰叫你先去找菩薩惹起這點疑惑呢?你先就不該去問菩薩,── 你該先來問我。

太太             罪過,罪過,阿彌陀佛── 那算命的說的話同菩薩說的一個樣兒。這不是一樁奇事嗎?

先生             算了罷!算了罷!不要再胡說亂道了。你有眼睛,自己不肯用,反去請教那沒有眼睛的瞎子,這不是笑話嗎?

                 爸爸,你這話也一點也不錯。我早就知道你是幫助我們的。

太太             (怒向她女兒) 虧你說得出,「幫助我們的」,誰是「你們」?「你們」是誰?你也不害羞! (用手巾蒙面哭了) 你們一齊通同起來反對我;我女兒的終身大事,我做娘的管不得嗎?

先生             正因為這是女兒的終身大事,所以我們做父母的該格外小心,格外慎重。什麼泥菩薩哪,什麼算命合婚哪,都是騙人的,都不可相信。亞梅你說是不是?

                 正是,正是。我早知道你決不會相信這些東西。

先生             現在不許再講那些迷信的話了。泥菩薩,瞎算命,一齊丟去!我們要正正經經的討論這件事, (太太) 不要哭了。 (女士) 你也坐下。 (女士在沙發榻上坐下)

先生             亞梅,我不願意你同那姓的結婚。

                 (驚慌) 爸爸你是同我開玩笑,還是當真?

先生             當真。這門親事一定做不得的。我說這話,心堳傶纗L,但是我不能不說。

                 你莫非看出他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先生             沒有。我很喜歡他。揀女婿揀中了他,再好也沒有了,因此我心塈韝ㄕn過。

                 (摸不著頭腦) 你又不相信菩薩和算命?

先生             決不,決不。

太太與  (同時問) 那麼究竟為了什麼呢?

先生             好孩子,你出洋長久了,竟把中國的風俗規矩全都忘了。你連祖宗定下的祠規都記不得了。

                 我同家結婚,犯了那一條祠規?

先生             我拿給你看。 (站起來從飯廳邊進去)

太太             我意想不出什麼。阿彌陀佛,這樣也好,只要他不肯許就是了。

                 (低頭細想,忽然抬起頭顯出決心的神氣) 我知道怎麼辦了。

先生             (捧著一大部族譜進來) 你瞧,這是我們的族譜。 (翻開書頁,亂堆在桌上) 你瞧,我們田家兩千五百年的祖宗,可有一個姓的和姓的結親?

                 為什麼姓田的不能和姓的結婚呢?

先生             因為中國的風俗不准同姓的結婚。

                 我們並不同姓。他家姓陳我家姓田。

先生             我們是同姓的。中國古時的人把字和字讀成一樣的音。我們的姓有時寫作田字,有時寫作陳字,其實是一樣的。你小時候讀過《論語》嗎?

                 讀過的,不大記得了。

先生             《論語》上有個陳成子,旁的書上都寫作田成子,便是這個道理。兩千五百年前,姓的和姓只是一家。後來年代久了,那寫作田字的便認定姓寫作陳字的便認定姓。外面看起來好像是兩姓,其實是一家。所以兩姓祠堂堻ㄓㄜ蒬q婚。

                 難道兩千五百年前同姓的男女也不能通婚嗎?

先生             不能。

                 爸爸,你是明白道理的人,一定不認這種沒有道理的祠規。

先生             我不認它也無用。社會承認它。那班老先生們承認它。你叫我怎麼樣呢?還不單是姓的和姓的呢?我們衙門埵酗@位先生告訴我說,他們那邊姓的祖上本是朝末年朝初年陳友諒的子孫,後來改姓。他們因為六百年前姓陳所以不同姓陳的結親;又因為兩千五百年前姓的本又姓,所以又不同姓的結親。

                 這更沒有道理了!

先生             管他有理無理,這是祠堂堛熙W矩,我們犯了祠規就要革出祠堂。前幾十年有一家姓的在南邊做生意,就把女兒嫁給姓的。後來那女的死了,家祠堂堛滷琲齯ㄜ膃o進祠堂。她家花了多少錢,捐到祠堂堸絰@款,還把「田」字當中那一直拉長了,上下都出了頭,改成了「申」字,才許她進祠堂。

                 那是很容易的事。我情願把我的姓當中一直也拉長了改作「申」字。

先生             說得好容易!你情願,我不情願咧!我不肯為了你的事連累我受那班老先生們的笑罵。

                 (氣得哭了) 但是我們並不同姓!

先生             我們族譜上說是同姓,那班老先生們也都說是同姓。我已經問過許多老先生了,他們都是這樣說,你要知道,我們做爹娘的,辦兒女的終身大事,雖然不該聽泥菩薩瞎算命的話,但是那班老先生的話是不能不聽的。

                 (作哀告的樣子) 爸爸!──

先生             你聽我說完了。還有一層難處。要是你這位姓的朋友是沒有錢的,倒也罷了,不幸他又是很有錢的人家。我要把你嫁了他,那班老先生們必定說我貪圖他家有錢,所以連祖宗都不顧,就把女兒賣給他了。

                 (絕望了) 爸爸!你一生要打破迷信的風俗,到底還打不破迷信的祠規!這是我做夢也想不到的!

先生             你惱我嗎?這也難怪。你心埵蛣M總有點不快活。你這種氣頭上的話,我決不怪你,── 決不怪你。

                 (從左邊門出來) 午飯擺好了。

先生             來,來,來。 我們吃了飯再談罷。我肚媥j得很了。(先走進飯廳去)

太太             (走近她女兒) 不要哭了。你要自己明白,我們都是想你好。忍住。我們吃飯去。

                 我不要吃飯。

太太             不要這樣固執。我先去,你定一定心就來。我們等你咧。(也進飯廳去了。媽把門隨手關上,自己站著不動。)

                 (抬起頭來,看見) 先生還在汽車媯扔蛚隉H

               是的。這是他給你的信,用鉛筆寫的。 (摸出一張紙,遞與)

                (讀信) 「此事只關係我們兩人與別人無關你該自己決斷...........   ...... (重唸末句) 「你該自己決斷!」是的,我該自己決斷!(媽說) 你進去告訴我爸爸和媽,叫他們先吃飯不用等我。我要停一會再吃。 (媽點頭自進去。女士站起來,穿上大衣,在寫字^上匆匆寫了一張字條,壓在桌上花瓶底下。她回頭一望,匆匆從右邊門出去了。略停了一會。)

太太             (戲台堛瑭n音) 亞梅你快來吃飯,菜要冰冷了,(門堨X來) 你那堨h了?亞梅

先生             (戲台) 隨她罷?她生了氣了,讓她平平氣就會好了。(門堨X來) 她出去了?

太太             她穿了大衣出去了。怕是回學堂堨h了。

先生             (看見花瓶底下的字條。) 這是什麼?

                        (取字條唸道) 「這是孩兒的終身大事 孩兒該自己決...........   ......孩兒現在坐了先生的汽車去了...........   ......暫時告辭了」

                        (太聽了,身子往後一仰,坐倒在靠椅上。先生衝向右邊的門,到了門邊,又回頭一望,眼睜睜的顯出遲疑不決的神氣。幕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