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飄呀飄      曹展

 

        清晨起來,拉開窗簾,一個銀亮的世界展現在我眼前。我一看見這純白的雪片,就只想盡快撲進這雪白的世界。

        媽媽送我走出家門,並三番五次地叮囑我路上小心。我只顧觀賞雪景,自然覺得媽媽囉嗦。「回去吧,真煩人!」便頭也不回地上路了。

        「媽媽,快,快拉我跑!」

        雪地中一位年輕的母親拉著身後的小女兒跑著,笑著。忽然,母親腳下一滑,摔倒在雪地上。我忙跑過去拉起她,她卻不顧自己,而是馬上扶起坐在地上的小女兒。女兒也很懂事地給媽媽拍去頭髮上的雪,輕輕地問了一聲:「媽媽,您疼不疼?」母親由衷地笑了,笑得那麼舒心。

        望著雪片紛飛中母女倆緊緊相偎的身影,我的腦海堨艅雓M出了十年前似曾相似的一幕:那時,我也曾十分乖巧地為媽媽拍雪,扶媽媽走路。可十年後同樣的雪天,我卻只顧自己的興致把媽媽的關心擱在一邊。也許媽媽並未留意我的話,但十七歲的我應該理解父母的苦心,因為在他們的眼塈琤羶楓O個長不大的孩子。

        也許剛才的那位母親摔得很重,可小女兒簡單的一句「媽媽,您疼不疼」,便已化解了她的疼痛。不管外界多冷,一股股暖流也會湧上心頭,這便是世上最動人的欣慰,也是像雪一樣純的真情。

        雪花飄呀飄,我目送那對母女遠去,便急切地回轉身,我要回家去對父母說:「爸爸、媽媽,雪大路滑,當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