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的天堂    巴金

 

       我們在陳的小學校埵Y了晚飯。熱氣已經退了。太陽落下了山坡,只留下一段燦爛的紅霞在天邊,在山頭,在樹梢。

       「我們划船去!」陳提議說。我們正站在學校門前的池子旁邊看山景。

       「好!」別的朋友高興地接口說。

       我們走過一段石子路,很快地到了河邊。那埵酗@個茅草搭的水閣,穿過牠,在河邊大樹下我們找到幾隻小船。

       我們陸續地跳在一隻船上。一個朋友解開繩子,拿起竹竿一撥,船緩緩地動了,向河中間流去。

       三個朋友划著船,我和葉坐在船中望四周的景致。

       遠遠地一座塔聳立在山坡上,許多綠樹擁抱著牠。在這附近很少有那樣的塔。那堿O朋友葉的家鄉。我明天就要到那堨h,登那山,上那塔。

       河面很寬,白茫茫的水上沒有波浪。船平靜地在水面流動。三隻槳有規律地在水媦楣吽C

       在一個地方,河面變窄了。一簇簇的綠葉伸到水面來。樹葉綠得可愛。這是許多棵茂盛的榕樹,但是我看不出樹幹在甚麼地方。

       當我說許多棵榕樹的時候,我的錯誤馬上就給朋友們糾正了,一個朋友說那堨u有一棵榕樹,另一個朋友說那堛犖_樹是兩棵。我見過不少的大榕樹,但是像這樣的大榕樹,我卻第一次看見。

       我們的船漸漸地逼近榕樹了。我有了機會看見牠的真面目:是一棵大樹,有著數不盡的椏枝,枝上又生根,有許多根一直垂到地上,進了泥土堙C一部分的樹枝垂到水面,從遠處看,就像一棵大樹躺在水面一樣。

       現在正是樹葉繁茂的時期(樹上已經結了小小的果子,而且有許多落下來了)。這棵榕樹現在好像把牠的全部生命力展覽給我們看。那麼多的綠葉,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點縫隙。翠綠的顏色明亮地在我們的眼前閃耀,似乎每一片樹葉上都有一個新的生命在顫動,這樣美麗的南國的樹!

       船在樹下泊了片刻,岸上很濕,我們沒有上去。朋友說這堿O「鳥的天堂」,有許多隻鳥在這棵樹上做巢,農民不許人捉牠們。我彷彿聽見幾隻鳥撲翅的聲音,但是等到我的眼睛注意地看那堮氶A我卻看不見一隻鳥的影子。只有無數的樹根立在地上,像許多根木樁。地是濕的,大概潮漲時河水常常會沖上岸去。「鳥的天堂」堥S有一隻鳥,我這樣想道。船開了。一個朋友撥著船,緩緩地流到河中間去。

       在河邊田畔的小徑埵陷X棵荔枝樹,綠葉叢中垂著纍纍的紅色果子。我們的船就往那堿y去。一個朋友拿起槳把船撥進一條小溝。在小徑旁邊,船停住了,我們都跳上了岸。

       兩個朋友很快地爬到樹上去,從樹上拋下幾枝帶葉的荔枝,我和陳和葉三人站在樹下接。等到他們下地以後,我們大家一面吃荔枝,一面走回船上去。

       第二天我們划著船到葉的家鄉去,就是那個有山有塔的地方。從陳的小學校出發,我們又經過那「鳥的天堂」。

       這一次是在早晨,陽光照在水面上,也照在樹梢。一切都顯得非常明亮。我們也把船在樹下泊了片刻。

       起初四周非常靜。後來忽然起了一聲鳥叫。朋友陳把手一拍,我們便看見一隻大鳥飛起來。接著又看見第二隻,第三隻。我們繼續拍掌。很快地這個樹林變得很熱鬧了。到處都是鳥聲,到處都是鳥影。大的、小的、花的、黑的,有的站在枝上叫,有的飛起來,有的在撲翅膀。

       我注意地看。我的眼睛真是應接不暇,看清楚這隻,又看漏了那隻,看見了那隻,第三隻又飛走了。一隻畫眉飛了出來,給我們的拍掌聲一驚,又飛進樹林,站在一棵小枝上興奮地叫著,牠的歌聲真好聽。

       「走罷!」葉催我說。

       小船向著高塔下面的鄉村流去的時候,我還回過頭去看留在後面的茂盛的榕樹。我有一點留戀的心情。昨天我的眼睛騙了我。「鳥的天堂」的確是鳥的天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