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屠格涅夫               石民清野    

 

        我沿著陰路望去,見有一隻嘴部嫩黃,頭生柔毛的小麻雀。牠是從巢中掉下來的(因為風勢很猛,正狂搖著路旁的樺樹),立著不能動彈,失望地拍拍尚未豐滿的羽翼。

        我的狗慢慢地走近牠。當時,突然從身旁的樹木上落下一隻頭毛灰黑的老麻雀,勢如飛石一般,正投到狗的鼻前來。牠驚惶萬狀,倒豎了全身的羽毛,發出絕望而哀求的叫聲,兩次投向那齒牙發光的張大的口邊。

        牠是為救護而來,用牠自己的身體庇護自己的小麻雀,……但牠整個的小身體因為恐怖而顫抖了!牠的音調哽咽而怪異。牠雖恐怖失神,卻還是願意犧牲自己。

        在牠看來,這狗是多麼龐大的怪物啊!但牠不能為了危險,就高高地躲在樹枝上,……有一種比牠的自衛本能更強的力,使牠撲下身來。

        我的鐵萊莎呆呆地立住了,倒退了……顯然也認識這一種力。

        我急忙喚回了這驚愕的狗,而且懷著敬意走開了。

        是啊!請勿見笑。我懷著敬意,對於那悲壯的小鳥,對於牠那愛子的衝動。

        愛,我想比死或者比死的恐怖還要強烈。全靠這個,全靠愛,物類的生命才得團結而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