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陳幸蕙

 

一個初秋的清晨,當稀疏的陽光正在天地之間刷上一層薄薄的亮釉時,公路旁那片玉蜀黍田地堙A已經有幾個戴斗笠的農婦,在忙著收割了。

飽脹著玉米顆粒的花軸,似乎承受不住成熟的喜悅,已開始突破緊密的淡綠籜殼,從尾端吐出絲絲金色的穗鬚來;空氣中到處有豐盈的甜香充溢,惹得電線桿上原本只是閒閒地排出五線譜來的麻雀,興奮得再也無法安靜下來;終於,在一陣熱切的啁啾之後,彷彿是同意了要完成一次華麗的冒險似的,小小的翅兒一張,第一批大膽的探險者便紛紛降落在玉米田地堣F。

而農婦,竟也只是寬容地笑著搖搖頭,任它們啄食那掉落地上的玉米顆粒─在收穫的時刻,為什麼不該是皆大歡喜的呢?與其讓酥軟的黃泥上,空立著一行行整齊的斷桿,不如讓它舖滿忙碌、快樂的三爪足印吧!─於是,五線譜上的音符,便因著麻雀不時的往返穿梭而開始變換,彷彿就真有那麼一篇生動的樂章在藍天綠野之間跳躍,做著即興式的演奏;而那群棕褐色的跳動音符,遂成了清淺寧謐的秋光堸艉@活潑的點綴了…。

雖然,麻雀並不是很討人喜愛的一種鳥,它們狻l終和人們維持著較親密的關係、較近的距離;公路旁、校園堙B陽台上,到處都有它們的蹤跡,它們似乎是鳥中的小精靈。

許多其他的鳥兒往往對人存著過敏的戒心,以至於懷著善意、想去親近它們的人,常因鳥兒的驚走油然而生被誤解的失望,以及情誼被拒的惋惜。

但麻雀卻不這樣。當它們微偏著圓圓的小腦袋側耳傾聽,便似乎能正確地判斷出走近的足音是不是危險的?而當那帶有幾分戒備和考慮的小眼珠子滴溜著轉動時,也似能伶俐地分辨來者是善是惡?是凶是吉?在所有我們可見的鳥兒中,麻雀大概是最大膽、最慧黠、也最能猜透人心的了;它們若無其事的開朗、逍遙自在的跳躍,以及對人類所付出的較多的信任,常使我們感到心安、輕鬆,也使我們有一份被接納、了解的喜悅。

從來不會有人把麻雀囚在籠媮養,這固然是因為它沒有鮮麗的彩羽、不會發出婉轉的啼聲─沒有其他鳥兒所具的任何「視聽」上的價值,是一種莊子所謂「無用」的鳥,但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它從來不曾遠遠避開人類。

的確,在我們心目中,麻雀是一種最不帶神秘色彩的鳥兒,任何時候,只要我們一打開窗,便可見到它小巧的身影、聽到它平凡的吱喳聲;它俯仰自如地生活在天地間,我們無需擔心它逃走、隱遁,它永遠不會自我們視野中消失,於是,它與人類的接近,竟反而使它獲得了其他鳥兒所獨缺的免於樊籠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