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上中秋     舒新城

 

        我們是中秋前三日到杭州,為著行李的收拾,竟無暇拜望西湖

        中秋的一天,我們照例休息的,很早吃完夜飯,大小六人,攜著手走向湖濱公園預備賞月。湖濱公園是以沿湖之濱,寬約五丈、長約一里的地方為基址,背依市場,面對湖水。於綠蔭夾道中,設置座椅若干,便遊人坐息靜賞湖光山色。所以遊客、居民,常集於此,以為休息消閒之所。

        湖濱公園很可愛,因為牠面對青山、綠水,可以滌蕩你的塵垢;有倦燕歸巢般的遊船,往來湖上,可以引起你的遐思。遊人雖然有時也很擁擠,然而有湖光、山色,吸引你的注意力,絕不會使你覺得他們喧擾。雖然靠近市廛,但綠蔭蔽日,茵陳鋪地,絕不會使你感覺是置身市廛中。倘若你有素心人同在,對坐椅上,或席踞石上,談你們談不盡的情話,那些往來如織的遊人,也絕不會走近你們,或特別注視你們,而擾亂你們的天國。若果談得倦了,要喝茶、吃點心,不幾步便可得著很合適的地方。若果你是關心社會問題的人,你儘可以終日坐在那堙A留心各色各種的人的言語、行動,慢慢地歸納起來,做成一部大的社會學。若果你是「身在江湖,心存魏闕」的人,你也可於「靜觀萬物」之餘,於下午二三時向賣報童子,買一兩份上海當日的報紙看看,使你對於你祖國、故鄉的情形,不至因遠遊而隔膜。倘若你真要拜倒西子裙下,整日整夜坐在那堙A也決無其他公園有所謂開門、關門時間的麻煩,更決無甚麼人來干涉你。而且你餓了或是渴了,只要不是時疫盛行,或者你的消化很強,儘有可口的點心與水果,由小販手中源源供給你。而且朝霞暮雲,淡煙微雨的變化無窮,只要你有時間在那堙u卜晝卜夜」,也決不會使你感倦怠的。湖濱公園是這樣媚醉人意的處所,無怪乎拜訪牠的無時或絕。

        我每次遊西湖,都得在湖濱公園盤桓幾時,然而從沒看過湖上中秋。今日我們到湖濱,太陽還羞答答地隱藏在寶石山後面,牠的霞光正在與吳山頂上的月霞爭輝,把湖上的綠水映成如火一般地赤;而沿岸的燈光,也如螢火般跟著天上的星光映在水中,隨波蕩漾。我們自以為去得很早,但是先我們而在的男女老少已不知有若干。我們沿湖徘徊很久,始在三碼頭的邊旁得著一個座位。我們坐下,便有舟子來兜船,謂中秋月宜在湖中看,且謂取值甚廉,盪至十二時,只要六角。以小孩們衣服單薄,恐經不起湖上涼風,乃止而靜觀吳山月升。

        月將升時,吳山之巔,宛若晚霞。忽而青光一道,散射在山巔的房屋、草木之上,隱約映出城隍廟的雄偉、紫陽山的高聳。起初,它們的倒影尚與寶石山平分湖水,後來太陽漸沈,寶石山漸縮,卒至吳山伸首到寶石山下;而遊船往來其中,儼如織女投梭,將月光所映出的銀絲,一根根挑動,使我們旁觀者目炫心惑。那位嬌弱的月姊姊,也就在我們炫惑之中,完全露出她的色相了。月升以後,遊人更多,不獨座椅、石凳上滿坐是人,就是草地與假山上也到處有人滿之患;而湖中的遊船,更如春汛的魚,啣尾並翅而行,圍環著三潭印月湖心亭翱翔。

        我們沉醉在西子的懷堙A默然不語,就是小孩們也眼睜睜看著月光、船影,枯坐不動,一變平日嬉笑的常態。雖然遊人常從我們的面前經過,但是始終不曾擾亂我們的注意力,就是欸乃聲聲,蟋蟀唧唧,也一點點、一絲絲印入我們的腦中。我們看見許多高人、雅士,帶同嬌妻、愛子,攜著樽酒、月餅,從我們旁邊的碼頭上雇舟夜遊。他們有些效子瞻之遺風,將船放乎中流,任其所之,惟在其上開樽、玩月;有些匆匆忙忙,驅舟子迴繞三潭印月而返;有些不問所向,惟聽舟子容與;有些蹲踞舟中,引吭長嘯,笑傲湖山;而簫聲、琴聲、歌聲更與欸乃聲、水淅聲,如斷如續地互相唱和,使我們的累年渴思,一一為這聲洗滌淨盡。回想我們去年在烽火的南京過中秋,真有天堂地獄之別。

        我倆樂不思返,而最小的八兒,卻被這月色、水光陶醉過甚而入睡鄉了。我們再慢慢地步向公眾運動場,繞仁和路龍翔橋而返,已是十時一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