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山訪金絲猴     屈乃豐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喜愛的動物,我呢?最喜歡金絲猴。

        為甚麼喜歡?這,說起來話就長了。

        我老家在秦嶺的一個山溝堙A祖祖輩輩都靠打獵為生。小時候,常揹著個土獵槍,帶上短刀,跟爸爸上山打獵。俗語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打大獸得上高山。我們經常在濃鬱bb、林木蔽日的深山密林堨X沒。這兒的野羊、黃麂、野豬、熊、豹多得很,但金絲猴卻不大容易見到。有一回,我和爸爸在山堥咫F很久很久,加上揹著山雞、兔子等一大堆獵物,我們都有些累了,便停在一棵大樹下休息。爸爸在低頭整理東西,我坐在旁邊,吃著帶來的乾糧。吃著吃著,忽然前邊傳來了樹葉的沙沙聲。我轉頭一看,一群猴子正在不遠的樹林上跳躍玩耍。這群猴子與一般猴子可不同,個子高矮不齊,有的一尺多,有的足有七、八歲小孩那麼高。臉蛋是天藍色的,嘿嘿,兩個黑褐色的大眼珠下面那個朝天鼻子真夠滑稽的,要是下起雨來,還不灌個滿鼻子水呀?喲,那條尾巴足有三尺長,滿身金黃如絲的長毛,在陽光照耀下,光閃閃,真逗人喜愛。我一邊去拉爸爸,一邊喊了起來:「爸爸,爸爸,快看,美猴王下山了!」哪知轉頭工夫,那兒已空空如洗。我問爸爸這是怎麼回事。哪知爸爸眼睛比我還尖,說:「你怎麼喊起來了!把金絲猴都給嚇『飛』了!」我很奇怪,明明牠們沒長翅膀呀!爸爸笑起來,說:「這種猴叫金絲猴,胳膊腿特別靈活,跑起來常先搖動樹枝,借著樹枝的反彈力,一躍就好幾丈遠,這不跟飛一樣嗎!」「『飛』得快嗎?」我問。「快,快,聽說一個鐘頭能飛八、九十里地遠呢。」爸爸接著說:「這樣的金絲猴群可不容易見到呀!」

        由於這次神秘的會見,在上學的時候,我一直都念念不忘金絲猴。也由於這個緣故,我翻閱了許多報刊書籍、文獻資料,想得到一 些關於金絲猴的情況;可是,幾乎徒勞無功,動物書上根本沒提金絲猴。倒是在偶爾讀到的幾篇遊記中,略略有幾句關於金絲猴的描寫。原來中國只有在四川雲南陝西等省山巒峻峭的地方才有金絲猴的足跡。牠的耳朵靈敏,如聞人聲,雖隔很遠,即刻逃走。人們見著都很難,抓住就更不容易了。我也找了介紹等國動物園的圖書,發現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外國的動物園展覽過活的金絲猴呢!後來,有一位同鄉人告訴我,金絲猴不獨產地狹窄,稀少罕見,而且還有很大經濟價值。牠的皮質地輕軟細膩,毛長光潤,是極貴重的皮草,用來做衣服、被子,不但保暖,據說還可以防治風濕性關節炎呢!一位醫生對我說,猴骨就是名貴的中藥猴骨,是醫治喉頭炎、兒童天花和瘧疾的良藥。

        這些都是很寶貴的資料,然而,作為科學上的要求來講,還遠遠不足。人們研究動物不僅要知道牠們住在哪,有甚麼用途,而且還要知道牠們是怎樣生活的,更重要的是找到人怎樣管理、控制動物的辦法,讓動物對人作出更大的貢獻。俗語說,靠山知鳥音,近水識魚性,只要多觀察生物的自然生活,才能更好地瞭解牠們,然後才能談得上更好地利用牠們。為此,我和一位經驗豐富的老獵人召集幾位青年獵手,組成一個秦嶺金絲猴考查和捕獵隊,並且準備建立一個金絲猴馴養場。

        捕金絲猴必須先找到金絲猴,上哪去找呢?秦嶺可大著啦,山連著山,樹連著樹,盲目地瞎撞就如同大海撈針,結果必定一無所獲。大家望著老獵人。他,有著一副寬闊而結實的肩膀,黑中透紅的臉龐,斑鬢銀鬚,眼睛炯炯閃光。他想了想,說:「以前金絲猴經常出沒在一千七百到二千五百米的高山上,沒有固定的家,隨著季節的變換,牠們經常遷居。冬季山上積雪,懸崖上冰柱懸掛,天氣寒冷,金絲猴搬到山腰的暖和地方來。夏天一到,積雪融化,天氣轉暖時,牠們又重返山巔。」

        現在正值八月時節,我們決定上高山。

        我們揹著乾糧,攜帶獵具,攀山涉水,耐心地尋找著金絲猴的足跡。第三天,進入了原始密林,在眼前的除了樹還是樹,樹幹粗得幾個人都摟不過來。枝葉如蓋,樹間長滿了藤蔓,藤蔓上掛滿蜘蛛網,刮在臉上、手上挺難受的。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朽木,地面和朽木上鋪著一層溜滑溜滑的苔蘚。在這堳e進,有時拉著樹枝梢蕩過去,有時又要跳躍前進,有時候就得從藤蔓間僅有的一個小孔中鑽進鑽出。可是,大家信心很大。第四天下午,我們終於「踩上線」了。老獵人根據樹下的斷枝落葉和殘核賸果推測,不久前一定有群金絲猴在這兒呆過。大家頓時心情振奮,馬上沿著金絲猴留下的痕跡猛追,翻山涉水,心堨u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要追上這群金絲猴。這樣跑了一天,終於在靈子口發現了猴群。啊呀!足有一百多隻。馬上調線:老獵人吩咐兩個人下山報信,組織人力,準備包圍;其餘的人繼續日夜跟蹤,把猴群趕到設有埋伏的馬尾岔,同時還要觀察牠們的生活,為今後的馴養積累經驗。

        猴群大概沒有發現我們,邊走邊玩。你看吧!牠們中午深居林內乘涼,早晚在樹上曬暖覓食。每當飽餐之後,便在樹間跳來跳去,你追我趕,攀登嬉戲,廝打玩耍,並且相互應和地唉地叫著,吵鬧不休。年老的大猴,像哨兵一樣,靜坐在高高的樹幹上,向四方瞭望。我們還發現,金絲猴老呆在樹上,很少下落地面,如果不得已非下來不可,那你瞧吧,行動變得那麼遲鈍、笨拙,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

        三天過去了,牠們的前進方向和我們預定的目的地一致。第四天早上,群猴突然轉了個大彎,這下子我們得干涉牠們的生活了。幾個獵人擺開弧型的陣式,三面槍聲一響,只聽「呼洽」、「呼洽」的叫聲在樹林內回響不絕,頓時猴群「飛」個無形無蹤。倒是按我們指定的路線前進了,可誰能保證牠們在前邊不再轉彎呢。快追,快追,追了快一整天,樹漸漸稀少,目光所及之處,層巖疊嶂,頑石兀立,奇形怪狀的石頭多得很,有的像臥虎,有的像兇獅,有的像大象頭,橫七豎八地擠在一起。

        處於這樣境地,有誰能不著急呢?現在,擺在面前有兩條路,一是繼續偵察,找到猴群;一是放棄追蹤,另找新的金絲猴群。選哪條路呢?我們召開了一個「戰地會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經過幾天的勞碌奔波,臉上顯出一種控制不住的疲倦表情,但是每雙眼睛堳o閃著期望的光。老獵人欠欠身子,有力地說:「雖然咱們追了一天沒追上,但這不是說咱們一定追不上,你們看」他指著前面的亂石,接著說:「這樣的地形,樹很少,金絲猴就得下地走,就憑牠們那個笨勁,走也夠牠們走一陣子的了。我的意見是,追!」對!我們決定,不追上金絲猴,絕不收兵。

        一口氣又跑了兩個多小時,爬過這座巖石山,進入另一座古木參天的老林子,天色將晚,選一山坡準備過夜。正在做飯時,我們聽到右邊不遠的地方傳來喔喔的叫聲,跑到高處用望遠鏡一瞧,逃散了的猴艦膨q四面八方向一個小山頭靠攏,在山頭的一棵大樹上,一個體格魁梧的金絲猴正扯著猴嚨,「喔喔」地召喚著。根據前幾天追蹤的經驗,「喔——— 喔」,是金絲猴集合、準備休息的信號。晚上金絲猴集中過夜,是不再逃的了。我們吃完了飯,向牠們住處靠近一些,在空曠地方搭了帳篷,留一人放哨,監視猴群,其餘人好好休息一宿。

        半夜堙A從猴群那邊不斷傳來帶喉音的「郭郭,郭郭」的叫聲,我驚醒了,出甚麼事情了嗎?走出帳篷一看,天上繁星點點,明月當空,放哨的獵人說甚麼情況也沒有,猴群仍在原處,我又睡下了,早晨醒來時,天上烏雲密佈,遠處電光閃閃,還夾著隆隆的雷鳴,猴群秩序大亂,左蹦右跳,心神不安,跟昨夜一樣,「郭郭,郭郭」的叫聲接連不斷。一會兒,大雨傾盆而降。我們有帳篷避雨,金絲猴可怎麼辦哪?我穿上雨衣,向猴群摸去,呀!只見牠們坐在樹枝間,尾巴盤在身上,前肢捂著那個朝天鼻子,好像怕灌進水去似的。回到帳篷堙A青年人問我,為甚麼金絲猴昨晚就能用叫聲預報今天下雨呢?我想,大概是牠們對天氣的變化很敏感吧!

        雨下了兩個多鐘頭才停。太陽出來了,葉上的水珠在陽光下一閃一閃地發光。山坡濕漉漉的,很不好走。但為了抓緊時間,我們決定再次催促金絲猴,讓牠們快一點兒走。猴群組織得很嚴密,牠們擺成略為分散的隊形前進,小猴在猴群中間,前後都有大猴護群。有時小猴緊緊抓住母猴腹部或肩膀上的毛,母猴抱著或揹著子猴逃跑。

        就這樣,猴跑我們追,猴住我們停地相持了近半個月的時間。我們把猴群趕到了預先設有埋伏的馬尾岔。下山的夥伴召來了一百多人,有的帶著成隊的獵犬。形成密密的圈子,把猴群包圍起來,四周鳴槍敲鑼,吶喊追逐,並且慢慢縮小包圍圈,到了一定界限後,砍掉了圈外的一些樹木,哄出猴群,利用金絲猴不善於地上行動的特點,輕而易舉地把金絲猴捕捉起來。有的獵人還採用「挑幹活套法」:在富有彈性的樹幹上結著一個個活的繩套,猴子被逼,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不得不從樹上跳下來,踩在活套中被牢牢地縛住。打掃戰場的結果,金絲猴全部被俘虜。

        經過這半個多月的苦戰,我們獲得了比較豐富的經驗。以後又經歷了幾十場大小戰役,共捉了二百多隻活的金絲猴,在海拔二千米的高山上,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金絲猴馴養場。

        這些常年隱居深山,很少見人的金絲猴,經過馴養,性格變得非常溫順了。在馴養場堙A猴子常跑到我們身邊,拉拉褲角或跳到身上來向人討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