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卡上的蓮花        何紫

 

        才踏入十二月,走到街上,就看見這兒是聖誕老人,那兒是聖誕老人,差不多每一間商店的窗櫥,都畫著個聖誕老人向路人微笑。我真懷疑聖誕老人的職業,他大概是個推銷員,要不然,為什麼商店的老板都拿他來做招徠顧客的標誌?

        我也被聖誕老人推銷員引進一家書店堨h了。我看見架上排著七彩繽紛的聖誕卡,便惦念起老師來了,她是我小六時候的班主任。去年近聖誕節的時候,她一再叮囑我們,不要花錢送聖誕卡給她。可是,她實在是我們最敬愛的老師,同學們想了一個辦法,推舉圖畫畫得好的莫綺蘭和勞作做得好的麥耀明,由他倆替全班同學合製一個聖誕卡,這個聖誕卡不花錢,老師總會接受吧。這個聖誕卡造了三天才造好,我們一看,都讚歎不絕。那是一張見方的白卡紙,畫上紅色的畫框,當中用剪裁的綠色尼龍草貼成幾條剛勁的青草,畫面簡單清雅,右上角寫上兩行端秀的毛筆字,清雅的畫面頓時飽含新意了。那兩行字是這樣寫的:「敬愛的老師:我們不會忘記您的教導,要做疾風中的勁草。七三年畢業班學生敬上。癸丑年仲冬。」下邊還畫了個小小的紅印章,寫著「謝師」兩個古字。我們知道莫綺蘭是學國畫的,所以這張聖誕卡有點國畫的味兒呢!老師收到我們的聖誕卡,嚴肅的臉也喜上眉梢了。第二天她的課,她用顏色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個方框,然後寫上蒼勁的字:「努力學習,健康成長;四面污泥,朵朵紅蓮。祝你們聖誕快樂,新年進步。黃潔茹,一九七三年末。」老師寫好之後,微笑對我們說:「古人畫餅充飢,我現在是畫個聖誕卡做賀禮。謝謝你們送給我的聖誕卡,這是我回贈給你們的,只希望你們把卡上的字銘記在心中,這就等於收了我的聖誕卡了。」黑板上的聖誕卡保留了一堂,就擦掉了。現在事隔一年,這張畫在黑板上的聖誕卡,還歷歷如在眼前,我是收了老師的聖誕卡了,它印在我的心板裡。

        今年暑假,我順利升上中學。到現在,離開老師快半年了。這半年的中學生活,更使我懷念老師了,老師對我們的細心、親切,跟中學老師的冷漠、放任洽成對比。我面對一排排的聖誕卡,心裡珝Q著過去的事,直到那店員問我:「要買什麼卡?」我才醒覺自己呆立太久了,忙  腆地說:「我…我在找找看。」

        就在架的上角,我看見一張白色竹紋的卡,上邊印著紅色閃亮的聖誕花。老師寫的字又彷彿在眼前了:「四面污泥,朵朵紅蓮。」我對站在身旁的店員問:「請問,有沒有不是畫聖誕花,而是畫蓮花的?」話說出了口,才覺得自己問得傻氣,那店員聽了也一怔,搔搔頭答道:「聖誕節大概不開蓮花吧…」我不等他答完,就忙拿起那張聖誕卡,付錢給他了。

        我把聖誕卡寄出了,是寄到老師家裡去的。臨別時我曾抄下她的住址,最近也想過要去探訪她,但又怕她問起自己的中學生活,叫自己慚愧,也就一直沒有成行。現在,就以這一張賀卡,代我去問候她吧。

        聖誕卡寄去之後,我就想起還要找三兩張寄給小學時幾個要好的同學,便又折回那書店去。那店員居然還認得我,微笑說道:「還要找一張畫蓮花的聖誕卡嗎?大概要請耶穌改在夏天出世才有了。」我瞪他一眼,不理他,逕自擠到放卡的架前。這時候,我又看見我送給老師那一款聖誕卡,白色竹紋,壓著紅色閃亮的聖誕花,還有……花上邊還有兩個字:「FOR MOTHER」。我的天,怎麼我剛才沒有看見這兩個字?這是寫明送給媽媽的聖誕卡呀!我鬧的是多大的笑話啊!

        我立即跑出書店,一溜煙向郵局跑去,郵局堛熄l箱像個鐵將軍,板著鐵青的臉,我怎能把錯寄的卡取回來呢?我呆呆地立著,想想只有一個辦法,到老師家堨h,向她道歉,說自己寄錯了聖誕卡,最好趁她未拆封的時候,把卡換了。

        第二天放學後,我再買一個聖誕卡,這一回小心細看卡裡印的每一個字,放心了,不錯了,才拿著這聖誕卡去找老師。

        她家住在對海,擠上隧道巴士,下車後還問了兩個路人。才找到那幢大廈,乘電梯上八樓,找到B座了,在門前我盤想著該說些什麼話,這樣像作文章起草稿似的,想好了一堆話藏在肚子堙A然後按響門鈴。門開的是一個福建口音很濃的老婦人,問她黃潔茹先生在不在家,她側著耳朵聽我說了三遍,然後搖頭說:「磨、磨、磨。」我知道老師不是福建籍人,我大約找錯門了。可是,門關上之後,我再拿起我抄下的地址,跟門上的門牌號數對一下,也實在沒有錯。我想,事隔半年,也許搬家了吧,也就無可奈何地回家去。心堶辿麻I慶幸,因為這個鬧笑話的聖誕卡自然不會寄到她手中了。

        過了一個星期,我在別人寄給我的一堆聖誕卡裡,發現有一個信封上的字寫得蒼勁老練,我心媟t暗奇怪,急忙拆開信封,喲,是一張國畫式的賀卡,畫的是一片墨染的荷葉,在濃墨中赫然是兩朵紅蓮 -- 我真有一種衝動,要拿這張聖誕卡去給那書店的店員看看,叫他知道他的孤陋寡聞,看看一張畫蓮花的聖誕卡!我翻開卡的媄銢搰搳A在我意料之中,是黃潔茹老師寄來的,她只是題了名字和日期,其他似乎盡在不言中,那卡上的圖畫還在重覆她的叮嚀啊。我實在憂心忡忡,她一定接到我那鬧笑話的賀卡了。我連忙再找那信封看看,在左下角寫有郵寄人的地址,我細心對閱以前抄下的地址,原來又是我的粗心大意,她住的是E座,我抄的是B座,這樣,我知道鬧笑話的賀卡,一定由B座的鄰人交到她手堣F。

        我又擠上隧道巴士去,我一定要找老師,要不然我放不下我的憂心。

        又來到那一幢大廈了,在八樓E座前我停下來,又等了好一會,正在搜索要說的話,忽然門開了,開門的是個和我年紀相若的女孩子,她大約意料不及,嚇了一驚。我連忙說:「我是來找黃潔茹先生的。」那女孩子才定一下神,向我打量一下,然後回頭說:「媽!有人找你。」老師來了,她還是半年前那樣子,嚴肅埵酗@份慈祥,看見了我,就笑容可掬的輕叫一聲:「玉珍,是你,來來來,進來進來。」

        媄銢O陳設樸素的小客廳,最使我注意的是一個大書櫥,我剛坐下,老師的女兒已經給我端來了一杯茶,我喝一口,就不知該說甚麼了。老師給我介紹她的女兒,說:「這是我的女兒,名叫司徒蓮。」我一聽,就說:「司徒蓮,紅蓮的蓮?」她的女兒就熱情的點點頭,說:「嗯,你好!」接著伸出手來,我忙伸手跟她相握,然後才想起也該自我介紹,說:「我叫李玉珍。」她一聽,笑說:「啊!是你,李玉珍,謝謝你替我送一個聖誕卡給媽媽。」我聽了不禁紅了臉,老師立即輕責她說:「,你怎麼剛認識人家,就取笑人啦?」她吐吐舌頭,站到一旁了。我說:「是的,老師,我真粗心大意,沒有看清楚聖誕卡上的字,就寄給你了,請你原諒我。」

        老師慈祥地走近來,拉拉我的手,說:「玉珍,記得我教過你三年了,你四年班和五年班的時候,我教你國語、常識,到六年班還做你的班主任。幾年來,我都把你們一個個當做自己的兒女了。說實話,我收到你那印著給媽媽的聖誕卡,心堿O甜滋滋的。」老師說得慢慢的,滿有感情的,每句話都直溫暖我的心房,我凝望著她,真想撲進她的懷堙A親切地喊一聲「媽媽」。

        老師問我這半年的生活,我能對她說甚麼?說同學都是一個小圈又一個小圈的,我狻t單地在小圈子以外嗎?說老師都真的是教員,「教完」就完了…等等叫人洩氣的話嗎?我垂下頭,不會回答。老師似乎已經聽到我心堛爾隉A她撫撫我的頭,說:「玉珍,我了解你的個性。你要學會主動地交朋友,關心你周圍的人。有位詩人說過:『以火點燃火,以心發現心』你是個中學生了,不能再像小學那樣,要人婆婆媽媽地照顧你了。你要學會照顧別人,關心別人,那時候,你便不會孤獨了。」

        啊!我抬頭看見閃爍著智慧光彩的雙眼,又有一股衝動,要喊一聲「媽媽」。我的親媽媽也沒有這般了解我啊!

        我們談話的時候,老師的女兒原來忙著煎熱一些糕點。這時候,她端出熱騰騰的糕,熱情地遞上筷子,她倆都陪著我一起吃。一邊吃,她的女兒一邊逗我說話,談話間,我知道這位司徒蓮是個中二的學生了。吃過點心,司徒蓮又熱情地拉著我的手,帶我到書櫥前邊,說:「你愛看書嗎?我有很多故事書,可以借給你。」我卻想起老師的話:「以火點燃火,以心發現心。」眼前這一朵老師悉心培養的紅蓮,正發揮著老師循循教導我們的哲理。

        我借了兩本書,便告別了,老師和司徒蓮一直送我到電梯門口。電梯門關上了,我才發覺眼眶發熱,淚盈於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