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的讚美      秦牧

 

        全世界的昆蟲,給人類讚美得最多的,大概要推螞蟻、蝴蝶、蜘蛛、蠶、蜜蜂這幾樣東西了。

        人們對於蜜蜂的讚美,尤其是充滿哲理的情趣。在思想史上、藝術史上,許許多多人都歌頌過蜜蜂。這不僅僅是因為蜜蜂能夠釀蜜,而且也由於,蜜蜂釀蜜的方法,給人以重要的啟示。牠能夠博採,又能夠提煉,終於,黃澄澄、香噴噴的蜜糖給釀造出來了。牠的釀蜜可以說是一種卓越的創造。

        蜜蜂採蜜的辛勤,可以從這麼一個有趣的統計堶惇搘X來:一隻蜜蜂要釀造一公斤蜂蜜,必須在一百萬朵花上採集原料。假如蜜蜂採蜜的花叢同蜂房的距離平均是一公里半,那麼,蜜蜂採一公斤蜜,就得飛上四十五萬公里,差不多等於繞地球赤道飛行十一圈。

        看了這樣的材料,嘗過那味道濃郁的甜蜜,你怎能不對世界上這種神奇的小昆蟲,感到由衷的讚美呢!

        十六世紀英國著名的哲學家培根,講了一個譬喻讚美過蜜蜂。他把盲目地堆集材料的求知識方式稱做螞蟻的方式;把主觀地隨意創造體系的方式叫做蜘蛛的方式,而「真正的哲學家,則是像蜜蜂一樣。牠們從花園和田野堶悸漯嶆楛譯飢鰹ヾA但是用牠自己的一種力量來改變和消化這種材料」。幾百年的時間像流水一樣過去了,培根許許多多的話題已經為人們所遺忘,但是他那句「知識就是力量」的警語,和這個有趣的譬喻卻一直在各地廣泛流傳。

        魯迅先生在他的書簡堶情A也曾經告訴一個青年人說:「必須如蜜蜂一樣,採過許多花,這才能釀出蜜來,倘若叮在一處,所得就非常有限…。」郭沬若同志也曾經以蜜蜂採花作為譬喻,來說明藝術真實和生活真實的關係,以及它們之間的異同。

        蜜蜂,這小小的昆蟲,人們獻給牠多少讚美之詞!它那種釀蜜方式,使人想起了一切成功的學習、工作和經驗。

        由於廣泛地吸收,來源就豐富了。

        由於接受每一朵花中最甜美的東西,而不雜亂地搬取,材料就比較上乘了。

        由於搜集來的東西是經過自己的重新釀造,因此蜂蜜就比一般鮮花的甜汁要甜美和精粹得多。雖然人們還可以從蜜糖的色澤和味道上分辨它們究竟是橙花蜜、荔枝蜜、棗子蜜或者苜蓿蜜,但是在蜜糖中已經再也看不到橙花、荔枝花、棗子花、苜蓿花的影子了。甚至作為花的甜液的那種狀態也已經不見了。「蜜成花不見」,它們是經過蜜蜂的一番重新創造的。

        多麼令人稱道的釀蜜方式,多麼令人讚美的辛勤!

        我們閱讀許許多多藝術大師的傳記,在某些地方,可以發現他們是有共同之處的。在學習、工作上,他們都注意廣泛求師,在博採諸家之長以後,又別出心裁地發揚自己的獨創性,並且鍥而不捨地辛勤從事,在崇高思想的指引下,一步步創造出成績來。就因為這種方式使人想起蜜蜂,蜜蜂—那金黃色的奇妙的小昆蟲才獲得人們那樣多的讚美。

        不廣泛地吸收,是談不到博大精深的。一條大河總得容納無數的小溪、小澗的流水,一座幾千米的高山總得以一個高原作為它的基座。小小的水源,最多只能形成一個湖沼;蕩蕩平川,也不會有什麼戴著冰雪帽子的高峰。

        想著這些道理,蜜蜂的啟示,不但對於前代的人們,不但對於學術工作,而且對於今後的人們,對於文藝工作和一切其他工作,恐怕也是永遠有用的吧。因此,我們盡可把蜜蜂人格化,為牠獻上一頂桂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