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遷       小思

 

          安土不遷謂之土著。

        業農的民族最明白不遷的意義!

        在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上─是肥沃是瘦瘠,不能苛求了,好歹是自己的土地,算是命中注定,就在這土上一生一世。

        推動Q,舉起鋤,撒下種,從此,得看風看雨。陰晴不調,蟲豸貪婪,都帶給農人沉重的憂傷。

        他們也許埋怨,也許沉默,但毫無疑問他們都盡力保護這片土。

        汗流在這堙A血流在這堙A種子的根日漸深深吃住泥土,他們的生命也切切附著土中。

        流離的歲月是苦澀的,業農的民族迫不得已也會嘗到這苦果。

        災難來臨,他們只好嚼著心底的苦味,別了還有火溫的爐灶,背起篾簍裝載的僅有家當,到可以求生的遠方。不過,這不是永別,他們不懂得許願,但實在知道,一切在這堙A應該原封不動,等待某一個日子,主人歸來。

        果然,在某一天,有些主人回來了,有些─有些魂夢越過海和天回來了。

        他們悄悄打開舊時門戶,拂去灶上厚塵,探首破毀東籬,躑躅荒蕪田園。

        於是,默默一切從頭開始,推動Q,舉起鋤……算命中注定,就在這土上一生一世。

        不遷,這種根需著土的情意,並不浪漫,沒有寫下任何轟烈故事。

        無名的人,平凡的事,在這土地上年復年的出現、隱沒。

        不必建一個紀功碑,只要看看土的顏色,嗅嗅土的芬芳,就該明 白不遷的人,有多大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