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委屈」    東瑞

 

        「委屈」兩字組合在一起,虧得中國人想得出:「委」有「曲折、彎轉」之解;「屈」亦包含有「使彎曲」的意思。將兩個相近的意思組合成一個詞組,加強了它的抽象意義。

        一個本來「直」的人被「彎」!引伸開來的抽象意義即冤枉了人家使之不痛快。

        人生在世,受委屈的時候不可勝數。不受委屈的,恐怕是神仙和怪人而已。

        有的人受委屈就急於為自己辯白、解釋,這是蠢人的行徑,也是氣量狹小的表現。其實這是大可不必。我們應該相信自己,對自己有一份自信心和自信力。這是比甚麼都更重要的。

        反過來說,「委屈」也是一種考驗自己的東西,看自己是否沉得住氣,在人云亦云的當兒,能不能保持心理平衡,一如平常般地去進行自己的事。一個人在受委屈時,表現是各種各樣的。只有那些鎮定、心靜的人,才能夠擋住外面的風風雨雨,不被委屈擾亂了情緒和步伐;當然,隨著年齡的增長,「委屈」給人造成的心靈傷害,也會越來越淡化。比如小女孩受委屈,會忍不住「嘩」一聲哭鼻子;老人少數會囉唆,多數沉默寡言,不再去計較和逞勝好強。

        別人說你不睬他、冷落他、忘了他,實際上沒有,這是委屈;別人說你和某某關係曖昧,實際上也沒有,這也是委屈;別人說你嫉妒他,其實你比他強,犯不上嫉妒;說你有目的所以待他好,實際上也沒有這都是委屈。解釋了於事無補,又有甚麼用呢?如果是別人出諸成見,生造借口,為了某種利益疏遠、中傷你,任是費盡口舌也枉費精力而已。

        清白不是靠死或解釋就可以達到的。清白就在良心,只要對得起自己,問心無愧就可以了。在人事複雜的機構,在爭風吃醋、爭權奪利各種小圈堙A天真者怕被委屈而申訴,常常白費心機,又何苦來哉?索性「由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