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氏孤兒          黎覺奔

 

程嬰攜著藥箱,正要下場。走到門前,不提防韓厥突然上。兩人撞個滿懷。)

韓厥(喝著)站著!你是什麼人?

程嬰:草澤醫人。

韓厥:你進駙馬府何事?

程嬰:我是奉榜文進宮,為公主調治痛症。

韓厥:公主得什麼病?

程嬰:肝鬱不舒。

韓厥:可曾治好嗎?

程嬰:藥到病除。

韓厥:箱中有什麼東西!

程嬰:甘草、薄荷和其他山草藥物。

韓厥:可有孤兒?

程嬰:(裝傻)這?倒不曾聽過有「菇兒」這味藥材?

韓厥:去罷!

程嬰:哦!(向前走了幾步。)

韓厥:回來,你為什麼神色慌張?

程嬰:小人乃鄉堶忖丑A見將軍威嚴神武,有些害怕。

韓厥:你定有夾帶!

程嬰:並無夾帶。

韓厥:將箱子放下,我來搜查!

程嬰:好!請搜!(作打開箱狀,但未有打開。)

韓厥:去罷!

(嬰兒叫啼聲。)

韓厥:你說這箱中都是藥物,為什麼有人聲在內叫呢?我一定要打開箱子看個明白。

程嬰打開藥箱,韓厥看到是嬰兒了。)

程嬰:將軍啊,我是個草澤醫人,與家非親非故;因他全家被害,可歎這世代忠良,只留下這一條根苗,我就不顧生死,前來搭救。今既被將軍看破,你若貪圖富貴,便將我獻與當代大奸臣屠岸賈,領功受賞去罷!

韓厥:唔…你

程嬰:將軍!你不要再猶疑,立刻帶我和孤兒去見屠岸賈。我程嬰視死如歸,只可憐家從此絕後!而你難得有領功受賞機會,大可以忘記當日丞相提拔你們之恩,一心給奸臣屠岸賈隊O,殺絕忠良,魚肉人民,逞你的威風。去罷,立刻帶我和孤兒去罷!

韓厥:(內心矛盾一回)唔…放你走罷!

程嬰:(喜出望外)多謝將軍!(下而復上)啊!將軍。

韓厥:你為什麼走了又回來呢?

程嬰:將軍,你雖然肯大義凜然,放走了我,但此事萬萬不可洩漏。倘若走漏風聲,我程嬰一死,無關緊要;但孤兒有一差二錯,可歎氏三百餘口,冤沉海底了!

韓厥程嬰,你是個草澤醫生,尚且知道分辨忠奸,還能捨命搭救忠良後代;而我身為將軍,也曾受過丞相厚待,豈能幫奸臣作惡,斷送氏命脈?我想起當日分鉏麑,又想起提彌明,都能為了忠良而犧牲性命,我自己難道就不能為了正義,做出壯烈的行動來麼?程嬰,你好好地撫養氏孤兒,將來為國家,除奸宄!不但可以報仇,還可以為國立功。你放心好了!(以劍示意自刎。)

程嬰:韓將軍!(跪下。)

(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