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去的歌     袁玉 心梅

 

    電視堙B報紙上,那雙深邃而飽含憂鬱的眼睛早已為大家所熟悉,他是誰?

    25歲的莫雷爾面對世界各地眾多的來訪者,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當滾滾熱淚在那張英俊的面頰上縱情馳騁時,透過朦朧淚眼,奧斯塔河谷悲壯的一幕又重新浮現在他面前……

    亞平寧半島的春天是世界上最美的春天,到處春光明媚,鳥語花香,台伯河水歡暢地流著,一如熱情豪放的意大利人。

    隨著春天的到來,兩個來自瑞士的青年—— 雷莫爾和他26歲的朋友丹尼爾•薩特—— 一個英俊、剛毅的弗里堡的金髮小伙子也一同踏上了這片洋溢著羅曼蒂克情調的土地。

    能身臨其境地瞻仰意大利旖旎的風光是兩個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願望。記得遠在5年前,當他們還在哈佛讀書時,兩人就對前往意大利旅遊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並從那時開始就為這次旅遊做了長達5年的漫長而精心的準備。今天如願以償,兩個年輕人怎能按捺得住激動的心情。

    性情豪放的莫雷爾對著薩特大叫:「伙計,這堿O意大利,有何感想?」

    深沉的薩特沉吟片刻,微微一笑:「毫無疑問,我的心情和你一樣,太激動了,莫雷爾。」是的,此時此刻,他們的心理絶對是百分之百的相同。

    幸福噴泉讓他們流連忘返,比薩斜塔讓他們「為之傾倒」,從米蘭都靈,從羅馬熱那亞,這個有著燦爛文化的古老國度讓兩個來自異邦的年輕人陶醉了。

    按照計劃,他們將在意大利北部、阿爾卑斯山南麓的奧斯塔河谷登山,然後再於晚些時候前往「威尼斯商人的故鄉」領略「文藝復興」時期的古韻遺風。美麗的水城威尼斯薩特心馳神往的聖地。他曾不止一次地對莫雷爾說:「來意大利,就要去威尼斯,如果不能成行,將是我最大的遺憾。」作為親密無間的好友,莫雷爾知道,薩特說這樣的話並非偶然,莎翁膾炙人口的名作《威尼斯商人》對薩特影響極大,威尼斯商人安東尼奧為了朋友,九死不悔,甘願讓放印子錢的猶太商人奪去生命的俠腸義膽使薩特深受感動。他說:「我理解安東尼奧,也崇尚他的價值觀,然而在世風日下的今天,在我們西方,有多少人的所作所為與安東尼奧捨己救人的精神格格不入。」他是這樣說的,更是這樣做的。為人著想,救人於危難之中,這樣的事他究竟做過多少,他不知道,莫雷爾也記不清。難怪哈佛學友都叫他「安東尼奧」。

    莫雷爾永遠不會忘記在奧斯塔河谷那難忘的5天,永遠不會忘記薩特在料峭的寒風中捋一下金色的長髮,然後掏出匕首將他與自己維繫著的唯一的一根繩索,也是他藉以生存的一線希望毅然斬斷的悲壯一幕。

    「這是怎樣的一幕,它如同一張永不褪色的底片,已深深地珍藏在我記憶的深處,將成為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莫雷爾如是說。

    當暴風雪下到第4天時,他們迷路了,接著又與外界失去了聯繫,很快食物也將告罄,此時河谷中兩個饑腸轆轆的登山者賴以充饑的食品,只剩下不足1磅的牛肉了。入夜,在溫暖的帳篷中,在熊熊篝火旁,薩特望著這「最後的晚餐」,若有所思地對莫雷爾說:「吃下去!」莫雷爾無言,薩特又重複一遍,幾番推讓,莫雷爾終將這少得可憐的食物吃了下去。

    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如果不能盡快找到出路,盡快與外界取得聯繫,對於饑寒交迫的登山者來說意味著什麼,他們都很清楚。當莫雷爾吃下最後一口食物時,薩特已將所有的登山器械背到自己身上,並將維繫兩人的一條繩索做了最後一次檢查。

    一陣強勁的寒風捲著鵝毛大雪呼嘯而過,薩特一失足,身體摔向谷底……

    一條繩子維繫著他年輕的生命。

    懸空的薩特在身體失衡後的下墜過程中重重地撞在了岩石上,致使手臂粉碎性骨折,更可怕的是隨身携帶的許多攀岩器械也在這沉重的一擊中遺落了,而這一切不幸也正是莫雷爾在營救過程中顯得束手無策的重要原因。

    幾個小時過去了,莫雷爾嘗試著各種手段,以期挽救薩特,無奈兩人身邊都沒有得力的救援器械,加之薩特的手臂嚴重受傷,所以兩人的努力一再付之東流,處境也在一步步惡化。

    時間一分一秒地在寂靜的河谷中流逝。「再不割斷繩子,莫雷爾也在劫難逃。」身體懸在岩壁中間的薩特想到。此時,頭頂又傳來莫雷爾的聲音:「薩特,堅持。上帝與我們同在,我們會走出困境!」

    眼看夜幕又將降臨,這樣的喊聲在薩特的耳畔幾乎回蕩了24小時。

    「朋友,不要做無謂的努力了,你應該活著……」薩特喃喃道。此時,他想到了死,為了不連累莫雷爾,他決心長眠在異國的土地上。驀然,在幽幽的河谷,薩特看到了自己美麗的妻子,他彷彿回到了自己的祖國,彷彿又一次與妻子盪舟於風景如畫的日內瓦湖……

    薩特,抓牢繩子,我們再做努力。」頭頂傳來的喊聲打斷了薩特的遐思……

    不能再猶豫了。終於,他做出了最後的決定,這是一個讓莫雷爾五內俱焚、讓世人為之汗顏的決定,在生死之間,他接受了死神,他要以「死」去實現他生命的意義。「莫雷爾,聽著,只有犧牲我,你才可以脫險,我要割斷繩子。祝你好運,永別了!」說著他拔出了隨身携帶的登山匕首……

    雪光下,薩特的臉龐如阿爾卑斯山的岩石般堅毅,藍色的眼睛熠熠生輝,仿佛熊熊火炬照亮了幽暗的河谷,儘管頭頂又一次傳來了莫雷爾近乎憤怒的勸阻聲,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割斷了繩索,任由自己的軀體向深谷下墜,下墜……

    悲痛欲絕的莫雷爾在兩天後獲救了,而英勇的薩特卻殞命了。在出事地點,救援人員看到了積雪中的薩特,他靜靜地躺著,在他的腰間,人們看到了人間的大勇、世間的摯愛,那是一條被斬斷的繩子,這是他的生命線,是他親手割斷的。

    河谷悲壯的一幕,在莫雷爾看來,似一首遠去的歌,一首遠去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