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真愛    蔡淑玲

 

給翔翔和東東的爸爸:

我有多久沒給你寫信了?過節的氣氛越來越濃,思念你的心就越來越深。一轉眼,你離開我和孩子已經七個月又十天。

今晚,我們把聖誕樹再度拿出來。兩年沒用了,雖然我們一直收藏得很好,聖誕樹底部的四隻腳卻只剩三隻;咱們兩個寶貝兒子似乎不在乎它殘缺不全,仍然興奮尖叫。

翔翔三歲半了,仍常常鬧情緒,但是也常常很貼心:「媽媽你不要哭,我再買一個一模一樣的爸爸給你。」每當我傷心落淚,他總是這樣安慰我,這樣的童言童語卻讓我心酸。

東東一歲半了,性子不像哥哥那樣急躁,看著他無憂無慮開心的笑容,是我最大的滿足。我對他的擔心比較少,但心疼他沒能擁有對你的記憶。你生病的時候,他還不到六個月大。此時此刻,兄弟倆在興奮地佈置聖誕樹。他們當然不可能總是和平相處,尤其是東東,生平第一次見到咱們家的聖誕樹,竟一再好奇地把哥哥好不容易掛上的聖誕飾品一一取下,接下來的畫面,你一定想像得到!

經過母子三人的努力,這棵缺了一隻腳的聖誕樹終於挺直了身,站了起來。不過,聖誕燈不亮,如何是好?

看著兩兄弟興致高昂的神情,我說:「媽媽來修。」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拆開插頭,發現似乎沒想像中難。試了第一次,燈亮了五秒就又滅了,但因孩子興奮的叫聲,我信心大增,決定再試第二次。沒想到這次是一陣火花,整個客廳頓時陷入了黑暗,你一定可以明瞭這個狀況── 跳電了。

我爬上爬下,努力半天,還是一片黑暗。而此刻我也隨著孩子失望的吵鬧聲,跌回失去你的回憶堙C

就在你等待晉升為主治醫生,自覺可以給妻兒過好日子之際,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突如其來,擾亂了我們平凡而幸福的生活。病中的你充滿信心勇氣,努力應戰,但死神似乎從不理睬我們是如何努力,還是把你從這個家奪走了。

你曾經是我們這個家的掌舵者,如同駕駛一艘正在航行的船,始終知道自己的方向和目標。外面再大的風雨,因為有你在,我和孩子從不畏懼。失去了你,我同時失去了方向和目標,海浪一波一波湧過來,我卻不知道該如何保護我們的孩子、如何照顧自己── 我毫無掌舵的能力;我擔心,再有個大風浪,就會淹沒我和孩子。

我開始後悔,當初如果聽你的建議回家當個盡責的妻子,把你和孩子照顧好,也許現在我就不會失去你;我身為護理教師,卻沒能及早察覺你的疲態,如今仍感內疚;我氣你丟下孩子和所有山盟海誓,先行離去;氣你身為醫生,卻沒有及早發現病徵;我悲傷自己無能為力── 沒有善用專業知識,照顧好在病中的你;我難過沒來得及讓你提早準備,讓你有個可以倚靠的信仰,讓你可以勇敢而從容地走完人生旅程。

我一直希望能為你做些什麼,以彌補自己的遺憾。但我似乎什麼都做不到;再多的悲傷、自責、後悔,都無法把你喚回來了;我不願再讓自己陷溺在這場打不贏的戰爭中。

現在,我要掌穩舵輪。即使我仍不知道該如何掌舵,但我不會讓自己和孩子再毫無目標地漂流,我要努力修復這艘曾受撞擊的船,努力安撫受到驚嚇的孩子,努力讓自己再站起來,懷著你給我的愛,帶領我們的孩子繼續前進。

我永遠深信,你仍然陪在我和孩子身邊,只不過換了個方式。

聖誕燈還是不亮,我突發奇想,拿出手電筒,和孩子玩起捉迷藏來。孩子對聖誕燈的期待再度被我轉移。

打了幾通電話之後,我終於知道如何復電;電來了,孩子卻在我說故事聲中睡著了。看著他們宛如天使的臉龐,我知道兒子是我此生的天使,而你是我此生的永愛。

 真愛永遠不會消亡── 你永遠活在我和孩子心中。

愛你的老婆、翔翔和東東的媽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