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煙和煙囪       嚴文井

 

          煙囪從早到晚不斷地排出一股股濃煙,這本來是煙囪應該做的事,所以他從來不聲不響,更不為這件事自吹自擂。而濃煙則不一樣,他從煙囪婼艦X來,總是大模大樣,張牙舞爪,忽東忽西,忽南忽北地朝天空飛去。他永遠是洋洋自得,不可一世。

        有一次,濃煙忽然俯視一下煙囪,就嘲笑起煙囪來了:

        「多渺小,多可憐啊!你那樣一動也不動,不嫌乏味麼?我看你就像一根呆板的木頭。…你是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子底下的?你注意了我高超的舞蹈麼?你看了不覺得慚愧麼?」

        煙囪回答道:「你比我高,比我粗大,還會舞蹈,這都不假。只是你的行動沒有一定的方向,你永遠只會隨風飄盪,這也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濃煙冷笑了一聲說:「你這完全是妒忌我。但妒忌也是白搭。你看我的千變萬化,你看我越變越壯大。…」

        濃煙繼續自我欣賞,繼續在搖搖擺擺中騰空。他一邊飛舞一邊擴散,色彩越變越淡,聲音也越來越微弱。飛升呀,飛升呀,他不斷擴散,最後終於完全消失了。

        煙囪仍然沉默地矗立著,準備排除新的濃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