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    杜宣民

 

    我跟小于住對門。

    我們哥倆沒說的,一塊商校畢業,一塊分到飲食公司,一塊結婚又一塊搬到了這五樓上,門對門成了鄰居。兩家人親親熱熱不分你我,來來往往好似一家人。

    這天中午,我家里啪啦炒好了菜,燒開了水,單等妻子回來才煮條了。這時,忽然傳來孩子的哭叫聲,我急忙出來一看,只見小于手堮陬袺偕艄縝b門口轉圈圈,忙問:

    小于,孩子咋哭得恁厲害?」

    「進不了屋啦。」小于急得滿頭汗。

    「咋啦?」

    「我出來倒垃圾,鑰匙鎖在屋堸捸C」

    孩子在屋堶得都變了聲,我不由又急出了汗。怎麼辦?跳窗戶?五樓這麼高也沒法跳。撬鎖?這新暗鑰連個下改錐的縫都沒有。焦急中我拽出了自己的一串鑰匙,胡亂向寍集_來。嘿!怎麼這巧,我屋門的鑰匙「G叭」一聲把小于的門打開了!

    小于急忙衝進屋堙A搶寶貝似的把孩子抱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說:「多虧了咱倆的鑰匙一樣,要不孩子非哭壞不可。」望著孩子的小花臉,我也開心地笑起來。

    吃飯時,我將這事兒告訴了妻子。妻子聽了半天沒吱聲,涮鍋時冷不丁地對我說:「咱把鎖子換了吧。」

    「咋啦?」

    「兩家鎖子鑰匙一樣,以後萬一有點……

    「婦人之見,婦人之見,」我不等妻子說完,便打斷了她的話說,「我跟小于是老同學、老朋友,可不是一般關係,咋著?你還怕咱家丟了東西?真是的,以後咱們要是忘了鑰匙,小于他們還能幫咱忙哩。」

    妻子默默擦著碗,不吭聲了。

    又過了幾天,我下班回家又見小于在他門口轉圈圈,便笑道:「鑰匙又忘屋堣F?」小于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我一邊掏鑰匙一邊說:「還是讓我給你打開吧。」

    「不用了,不用了。」小于急忙把我攔住。

    「你看你,還客氣啥,咱倆鑰匙不是一樣嗎?」我用手去撥小于

    「別了,別了,你別開了。」

    「咋啦!」我不解地問。「我,我……小于臉色通紅,吭哧了半天說:「我,我把鎖換了……

    我聞聽一楞,隨之臉也騰地紅了,我倆都十分尷尬地站在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