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友誼之歌       戴木勝 

 

        孩子偶感風寒,發燒竟半個月不愈。我把他的情況在電話中告訴深圳中學教務處的一位老師,並請他代向高一班班主任請假。這位老師頗為關切,叮囑我悉心照料。同時安慰道:拉下幾天課,病愈後請老師輔導輔導,同學們幫助幫助就行了。

        眼看又一個星期快過去了。這天中午,我們正準備吃飯,忽然門鈴響了。開門一看,原來是孩子的班主任和五位男女同學。就像一股熏風撲面吹來,我們全家人的心中流溢著溫馨。同學們的一聲聲問候,是那麼親切,那麼溫柔,那麼婉轉。多日來籠罩家中的一片愁雲一掃而光。

        來的幾位同學都是班幹部。女班長說,他們是代表全班同學來看望戴萬山同學的,接著便將一封慰問信交給我兒子。我從兒子手中拿過慰問信,只見潔白的信封上寫著:「五十五顆真摯的心在想著你。」信封內裝的是一張對開雙層的「生日快樂」賀卡,封面及扉頁上彩蝶紛飛,布滿「心」形圖案,印刷精美,寓意也深。扉頁上寫著:「戴萬山同學,祝你早日康復!」落款是「高一班全體同學」。

        此時,一位女同學急切地告訴我兒子:「班上的同學都簽了名,你打開看看吧。」翻開賀卡,幾十個名字赫然在目。筆蹟有的粗獷,有的娟秀,有的由幾個名字組成一個個別緻的圖案。其中一個名字,字體最大,也最奇特,自稱「番茄王子」。

        兒子開心地笑了,我也被深深地感動了。

        啊,55個名字,55顆真摯的心。那是一幅最美麗的圖畫,那是一首最動人的詩啊!

        該怎樣來感謝老師和同學們的關心呢?兒子不擅辭令,只是一味微笑、點頭。我忙著請客人們吃「如意」「吉祥」糖果和甜柑,問他們的原籍和生活學習情況。班主任老師是北京人,女班長是東北人,文體委員則來自湖南 湘潭……大家從五湖四海匯集到深圳,儘管家境不同,興趣愛好各異,但作為特區人,特區年輕的一代,彼此的心是相通的。

        小小客廳盛不下師生之情、同學之誼。這些相識不滿一載的少年伙伴,關係是那麼親密、融洽,友誼是那麼誠摯、純真,就像山間的溪水一樣潔淨、透明!我的眼角漸漸濕潤了……

        半個多小時後,老師同學告別時,再三叮囑我兒子安心養病,並堅決不讓他送出門。

        我望著師生們在冷風細雨中漸漸消失的背影,忽然想到一句話:「人間自有真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