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     徐廷華

 

        螳螂,善於捕捉害蟲,故為益蟲。《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有這樣的記載:「螳螂,草蟲也。」「能捕蟬而食,故又名殺蟲。」每年一到「芒種」,螳螂就會出現。古代人們把它作為「芒種」節氣的「候應」。

        螳螂,在國外是一種帶有神秘色彩的昆蟲。古希臘人看到螳螂舉腿直立,則肅然起敬,稱其為「先知」的「預言者」。意大利農民生了病,總以為是被螳螂看中了,撒丁山里人則從不敢殺死螳螂。螳螂,竟被許多國家和地區的人視作偶像看待。

        這些離奇的傳說,與螳螂奇異的捕食方式有關。螳螂是肉食者,並專吃活貨。它白天躲在樹叢中「守株待兔」,一旦小昆蟲進入了它的捕捉地帶,它立即用二十分之一秒的速度撲上去,就連蝗蟲也常被它獵捕,其情景非常有趣。

        一次,一隻大螳螂在草叢中見到了灰黃色的大蝗蟲,立即作出痙攣似的跳躍,兩翅斜斜地伸向兩側,恰像裝在背上的兩張對稱的「帆」。同時,兩對後足,把身體高高抬起,兩把「大刀」縮在胸前。螳螂擺出了這種奇異的姿勢後,一動不動,眼睛直直地盯著蝗蟲,頭隨著對方的移動而緩轉。此刻蝗蟲早嚇得魂不附體了,生死就在這眨眼之間,雖然它有健壯的後腿可以跳躍,有雙翅能飛,但為時晚矣。就在它企圖逃跑的一閃念之間,螳螂的兩把「大刀」已狠狠投去。蝗蟲還來不及掙扎,就一命嗚呼了。

        在螳螂的「宗族」中,有一種黠螳螂,它的胸節的兩側和前肢的基節,生著色彩美麗的薄膜。它們隱藏在樹葉和花叢中,把一對足裝成花瓣似的。有些昆蟲興沖沖地飛去採蜜,結果是自投羅網。還有一種生活在熱帶沙漠地區的螳螂,體型細長,顏色微綠,非常美麗。它能隱蔽在草叢堙A一動不動地蹲上幾個小時,伺機獵食,就像漁翁垂釣一樣,靜待魚兒上釣。螳螂還有一套不尋常的本領,就是它的顏色會隨著周圍草木的顏色變化。

        「八月秋高風怒號」,螳螂在這個季節媮|行婚禮。結婚,按說是歡樂的事。可是,在螳螂世界堙A「結婚」就意味著雄螳螂走向自己的墳墓。雄蟲伏在雌蟲背上,興奮使它昏昏欲睡的頭顱垂向雌蟲的嘴邊,於是雌蟲便毫不客氣地將「丈夫」的頭顱一口一口津津有味地咀嚼起來。那雄的竟毫無抵抗地任它的「妻子」為所欲為。這是多麼可怕殘忍的愛呀。法國昆蟲學家法布爾認為:這是螳螂古生時代遺傳的劣根性,是攝食本能的反射運動。由於雄蟲神經中樞在腹部尾端,雖然失去頭,痛若不堪,卻仍無法中止正發揮作用的交尾功能。所以這無頭愛人仍可以堅持五六小時,完成傳種接代的天職。交尾後,孀居螳螂便選擇朝陽灌木、草叢造巢產卵,然後也精疲力竭地悄悄死去。它們都為下一代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有趣的是,螳螂喜捉蟬為食,而螳螂和蟬,又都是黃雀喜吃的美食佳餚。《說苑.亞諫》堸O載:「園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悲鳴飲露,不知螳螂在其後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蟬,而不知黃雀在其旁也。」又《吳越春秋》堣炕G「螳螂捕蟬,志在有利;不知黃雀在後啄之。」後來,人們就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成語來比喻那種只見眼前利益,而不顧後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