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大都市「沙漠化」     吳曉江

 

        沙漠化,是當今人類面臨八大全球性災難之一。全世界沙漠化正以每年5萬至7萬平方公里的速度在蔓延,全球70%農用乾旱地和半旱地已沙漠化,近百個國家、9億人口受沙漠化威脅,每年因沙漠化受損失達420億美元。

        對於濱江臨海、降雨充沛的大都市來說,人們會覺得「沙漠」是一個遙遠的內陸乾旱地域概念,「警惕都市沙漠化」似乎是危言聳聽的話題。

        其實,這奡ˋ穭H們警覺的都市「沙漠化」,並非指大沙漠直接逼近、吞噬都市,而是指另一種意義的沙漠化:都市發展過程中,土地大量水泥化、瀝青化,沙石水泥砌成的建築物愈來愈稠密,土壤、花草、樹木、河湖急劇消減,城市景觀單調,熱島效應加劇,城市氣候變得燥熱,使都市人猶如置身於沙漠環境。

        今天,我國許多大城市都在進行大規模的城市建設,城市建築風貌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但是,城市園林綠地建設狻鼎麂S得到同等程度的顯著發展。相反,人們為了從每平方米土地上獲取更多的近期經濟利益,毀壞、侵吞園林綠地的事件屢屢發生。

        身居城市熱島中的人們,為求得一隅清涼之地,紛紛投重資購置空調器。其實,空調只是將室內熱量移向室外,室內降溫以室外增溫為代價,這非但改變不了城區熱島現象,反而使之火上加油。須知,綠色植物才是調節城市小氣候的最佳天然空調器。據科學測定,綠蔭覆蓋率高的街區,炎夏氣溫比缺乏綠意的街區降低2℃至4℃,濕度提高10%20%

        綠地是城市之肺。科學測驗表明,每人呼吸需氧量須由150平方米的綠葉面積提供,也就是說每人須依靠一株枝葉繁茂的喬木的產氧量而得以健康生存。在綠樹成蔭的城區,空氣中的細菌可減少36成,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氟化氫等有害氣體被綠色植物阻擋、過濾、吸收,灰塵減少10%27%,城市噪音減弱。在這清潔、安靜的綠色世界中,心臟病、高血壓、神經衰弱患者能得到調養和康復,人均壽命可延長23歲。工作節奏不斷加快的都市人,在園林化的環境中,中樞神經、呼吸、血流得到調節,視、聽、嗅覺和思維的靈敏性得到增強。人的生命與綠樹的生命本是交融一體的,綠樹是人類生命之源。那些為眼前利益而肆意伐樹毀綠的人們,可曾意識到他們的舉動無異於操利刃戳殺自己的心肺,殘害自己的身軀啊!據專家的估算,我國某個大都市每年因呼吸系統疾病引起的工作日損失為620萬個,經濟損失達4億元。如增加城市綠化,無疑可大大減少這筆損失。

        都市綠地匱乏,非但會造成乾熱的沙漠化氣候,也會引來水澇災災。以我國的上海為例,據統計,50年代高層建築不滿百幢,到1993年底已有1194幢。高層建築增多,引起熱島效應,熱濕氣流上升增強,急雨增多。城市如擁有較多的土壤和植被,可像海綿那樣滯留、吸收大量雨水,減少下水道排水量。而如果城市地面水泥化過度,急雨時地面水流量猛增,難以及時排水,釀成水災。西北地區近年頻繁發生大水災,其原因之一是城市化過程中植物被大量消失。

        大都市中心城區用地緊張,在這有限的土地上能否提高綠化量呢?最近上海一些地理學家提出:綠化量不能單從平面面積的視角估算,還應從立體空間的視角估算。比如,就植物產氧能力而言,森林是同等面積草地的5倍左右。因此,中心城區可充份發展立體綠化,以提高綠色體積量。

        城市中的河流、湖泊和綠色植被一樣,能調節城市氣溫、濕度,蓄雨防澇。兩者又可構成優美宜人的園林景觀,成為人們泛舟、垂釣、遊憩的樂園。因此,在大都市的建設過程中必須珍惜、保護和利用原有的河流、湖泊。如果一味填埋河道,固然可獲取更多的土地,但水域面積隨之減少,蓄洪排澇的能力隨之降低,宜人的優美自然環境也隨之失去。

        都市人與大自然的關係將由疏離、隔絕變為接近、融合,這是當代國際大都市環境建設的價值觀念轉向。譬如倫敦很重視市民置身於綠色空間、在日常生活中接觸自然的價值。倫敦有許多林區,有富於自然氣息、鳥語花香的廣闊空間,有類似野生環境的自然保護區。這些保護區把大自然迎到了城市中。即使在商業中心區,也生活著20種鳥,這象徵著都市與自然的交融。倫敦人極為珍視綠色空間,反對過多徵用土地,市中心即使很小的地塊也有綠化,人們認為從中可以享受到大自然的恩惠。

        沙漠是死亡的境地,綠洲是生命的象徵。讓我們以尊重綠色、尊重生命、尊重自然的精神,把我國的大都市建設得風光旖旎、環境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