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五日記  (節錄)              樓適夷

 

        五月五日,早晨三點鐘起床,嚮導提著紙燈籠,我們每人手堭a著一枝電棒,摸黑登山,山路甚為崎嶇,但在黑暗中匆匆趕道,亦渾然不覺其苦。天色還沒有放明的意思,我們已到達了微露在一片雲海中的孤巔上。身邊是一個神龕形的石塔,隱約可見題字,曰:「智者大師降魔塔」。雲像一片無際的凝凍著的海浪,只是緩緩地在我們腳下變幻。天空上疏星數點,不時有一朵朵黑雲在徐徐地變形。霧很大,露水打濕我們的衣裳。四周萬籟沈寂,世界好像變成了無物。我們翹首向著東方,靜靜地等待著日出的前景。霧愈加濃郁了,一時好像有紅光透現。一陣迷霧又把它掩滅了。慢慢地聽到從迷霧中傳來山巔石室中和尚晨課的聲音,卻使天地愈加顯得寂靜。雲海中有時透露出鄰山的微巔,一會兒又湮滅在雲濤中了。我們尋到了石室堛漫M尚,他已經在吃早飯了,連忙從飯桌上起來給我們煮茶。這位叫做傳經法師的和尚是獨居在石室中修持的。據他說近來多雨,難得見到日出,但我們此心未死,還想等上一等。室有小樓,我便跑到樓上,忽然望見樓窗的外邊,一輪帶霧的紅日,已經高高地升上東方的天空。一聲歡呼,許多人都湧上來看了。看得不夠,又跑到降魔塔邊再看。可是濃霧又像大浪似的升上來了,終於又把紅輪罩住。天色已經大明,這曇花一現的紅日,就再也不和我們照面。我們便興盡下山,聽說山上有王羲之墨池,但沒有找到,只過興慈法師埋灰處一看,便回華頂早餐。

        餐後下山,滿山滿谷,仍是一片瀰漫的濃霧,山道數十步而外,都無所見,唯路邊長松,與近處山頭,在霧氣中呈濃淡層次,隱約可睹,一路下山,如行米芾山水畫中。三十多里下山道,幾乎都在迷霧中走,一直下了金雞嶺,才望見空氣中的清光,回到國清寺,已經快中午十二時了。從山上的清靜世界下來,又看見人間的生活。唯一感到驕傲的,是世界上也許只有我們這幾個人,看見過今天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