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和手巧   潘銘燊

 

        人小說《碾玉觀音》講了一個生死不渝的愛情故事。篇中一個重要轉折,是男主角崔寧因和咸安郡王府的小婢秀秀挾帶私逃,被捉回王府,從京都臨安發遣到當時的邊城建康,後來因偶然機會,獲詔得回臨安

        崔寧帶罪小民,為甚麼竟然得到皇帝(宋高宗)特別傳召呢?因為皇帝失手弄脫玉觀音身上的玉鈴,要找原造工匠修補,內侍發現玉觀音底下碾著「崔寧造」三個字。

        這個情節反映了宋代一種特殊風氣,就是手工藝品常常帶上工匠或藝人的名字。

        另一個著名的宋代故事,見於多種筆記,說靖康之變,人擄掠了宋朝許多子女玉帛回至北地,其中一批家具上面刻上工匠名字「用」,南人家具為北人()所用,當時人認為這名字一語成讖。

        還有宋代刻板印書,書板的中縫底下多有刻書工匠的名字。版本學家一般認為這是為了計算工錢而刻上去的。依我看,單為計算工錢,似乎不必把工匠名字刻上書板這樣隆重。況且, 刻板印書,不是也要計算工錢嗎?為甚麼宋代以後就甚少這種情形呢?所以,板書的刻工名字留存書板之上,多半是為了對工匠的尊重。

        從手工藝品的玉觀音,到手工製品的家具,到書板,都有藝人或工匠的名字,這代表宋代的一種重視藝術的人文精神。

        在傳統中國,幾乎只有書法和繪畫才被視為純藝術。雕塑、木刻、陶瓷…通通都不入流。藝術創作若牽涉較多「手工」成份,文人學士就看作格調卑下,排斥在藝術之林以外。他們的偏見是:「心靈」重於「手巧」。所以,題名落款就為書畫家所專有,其他藝人休得染指。

        其實,沒有「手巧」,書法名畫都只是意念;而雕、刻、塑、造,都是在「心靈」的指導下完成的。以難易而論,雕刻一座玉觀音不見得比寫一幅「觀音像」為容易;而一張精巧的茶几其藝術價值不下於一幅平庸的「憑几圖」。

        人戛戛獨造,有這種重視「手巧」的精神。讓我們加以保存並且發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