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灘上          周競

 

        今早出發時,我們領隊老金,就宣布了旅行路線,他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戈壁灘,他說戈壁灘上有不毛之地,有丘嶺,有沙漠,但也有小塊的草原,甚至有水草豐美的「沙漠中的綠洲」…他叫我們檢查一下乾糧和水,把風鏡和鞋子準備好—說不定在戈壁灘上變幻無常的天氣堙A會突然碰上風沙的襲擊呢。

        前進了,越過巴達山坳口,草兒逐漸稀疏起來,在耀眼的太陽光下,一片黃灰交雜的平原伸展開來,迎面吹來的風,裹著一陣陣悶人的燥熱,再不像在青海湖邊時那麼清涼和濕潤了。

        這已到了戈壁灘的邊緣了,我們的兩匹駱駝,馱著帳篷、麵粉和行李,儀器呢,為了怕丟失和摔壞,都用皮帶牢牢地縛在身後。就這樣,我們按照既定的路線,一步一步走進了戈壁灘

        進灘不久,我們就來到一塊高窪不平的鹽鹼地。這兒土地鐵硬,很難看見一株草,地面上鹼層很厚,反射著銀光,給人一種燥熱的感覺。就在我們要急步通過的時候,老金卻拍手大叫了起來:「朋友們,挖寶貝呀!」我們都奇怪起來。只見老金從駱駝身上抽下圓鍬,掘開土皮,露出來一大塊晶瑩透明的礦石。這就是戈壁灘上聞名的水晶鹽啊!我們也跟著挖起來,不一會就挖了好大一堆;大的賽過臉盆,小的也有碗口大,它們迎著陽光,燦爛奪目,恰似一堆寶石。

        這種鹽叫「玻璃鹽」,光學上有特殊價值,我們每個人都把口袋裝得鼓鼓的,準備刻圖章或贈送給最好的朋友。老金笑著說:「少裝幾塊吧,前面礦鹽的種類多著哪!什麼珍珠鹽、粉條鹽…像這麼裝法,駱駝就不用馱別的啦!」

        在「寶地」上吃過乾糧,休息了一陣,就要通過沙漠了。我們面前出現了一望無際的沙丘,上面不少植物在倔強地生長著,有沙柳、芨芨草、駱駝刺…它們好像不怕乾旱,有的吐著綠色的葉片,有的開著紅色的小花,給單調的沙漠增加了不少生命的色彩。

        在沙灘上走很為吃力,一踩一個很深的沙窩。我們排成一條線,不一會就累得渾身大汗,氣喘吁吁了。可是看看那兩匹駱駝,牠們卻十分習慣於這樣的生活,儘管馱著這麼多東西,可是牠們走得又安詳、又輕鬆。看來「沙漠之舟」這名稱,確實是名不虛傳啊。

        下午三點鐘左右,我們與風沙遭遇了,它的出現是這麼突然,剛剛還是烈日當空,腳下的沙礫被曬的炙腳,人人熱得都喘息不停。但一眨眼工夫,天忽然變了。有經驗的老金急忙喊起來:「各位快把繩子綁緊,戴上風鏡…」我們抬頭前望,只見在很遠的地方騰起一股黃煙,知道那是來襲的風沙,就慌忙整理行裝。不過幾分鐘光景,那股黃煙就來到了近前。突然,像爆發開來的山呼海嘯一樣,急風裹著塵沙,馬上把我們包圍了

        「走啊!朋友們…」風把老金的話吹得斷斷續續地不成句子。「不…不要站…站住,…沙子會埋起你的…走…啊…」我們互相攙扶著前進,有時背著風走,我緊緊拉緊前面小彭的衣服,頭低著,心在緊縮,一步步吃力地向前衝。…這是我第一次在和風沙搏鬥。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情景,連太陽都被颳得只賸了昏黃的一團,前後左右的人都看不見了,同伴們緊拉著手,一步步向前挪。

        我戴著口罩,又圍了一條毛巾,可是嘴媮棶蚍侐暻﹞F沙子,只覺得嗓子眼媢陬菑F火一樣,乾渴極了,抓過水壺來晃了兩晃,堶惘酊讀讀漕S有一滴水了。

        我很失望,但小彭卻遞給我一條長長的、柔軟的東西,我一摸原來是一枝牙膏,我費力地用牙齒擰開蓋子,向嘴媕膜F一段,登時覺得清涼多了。想不到牙膏還有這份作用哪!

        大風颳了差不多一個鐘頭,衝出風沙的包圍圈後,我們都疲乏地躺下了。大家互相瞅了瞅,不由得前仰後合地樂起來,沙塵厚厚地糊滿了每個人的臉孔,把風鏡和毛巾一摘,嘿呀,都變成戲台上的「孫大聖」啦!

        我們嘻嘻哈哈地樂得直捂肚子,可是老金卻沉靜地在看地圖。當他對過羅盤之後,就輕輕地歎了口氣:「唉,咱們走錯方向啦!」

        「走錯了?」我們一聽都有些著急,我初進戈壁,更覺得心慌,忙問:「那怎麼辦呀?老長!」

        老金笑笑說:「不要緊,這是常遇到的事!有地圖和羅盤就能回去,不過要耽誤一天啦!現在主要的趕快找地方宿營!」

        我看看周圍一片沙海,心奡m惴不安:這兒能宿營嗎?沒喝的,沒燒的

        「咱們找個地方吧!」他繼續在說:「可這方我也沒來過,看看哪兒能有點水…」

        大伙兒都站起身來,向四周眺望,東西南三面都是浩浩的黃沙,只有北面很遠的地方,依稀辨出有一線白光。

        「那兒!」老金高興地一指,「去!那兒有水!」

        聽到水,我嘴又渴起來,但勁頭也忽然大起來。水,這是一個多動聽的字眼,是一種多寶貴的東西啊;水是金子,是沙漠中旅行者的金子,有了水,便有了力量,便有了一切!於是,我們精神百倍地站起來,又開始行進了。我們走呀走,老走不到。但逐漸擴大的白光,越來越近了。

        真像神話一樣,我們來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所在啊!面前是一個水草豐美的小湖,湖水清澈見底,各種顏色的野花綴滿湖畔,一大叢茂盛的蘆葦生在湖心…這就是「沙漠中的綠洲」嗎?不,在我的眼堙A這簡直是世界上最美的花園。這也許是剛從沙漠中出來的人的特殊感情吧。

        我們忘掉了一切,奔跳過去,把頭俯下就貪婪地喝起水來,那湖水又甜又涼,我平生第一次喝上這麼好的水。

        我們弄出的響聲,把蘆葦奡炷妒熙母n霰摮舅F,大概總有幾百隻吧,撲拉拉一陣遮天蓋地而去。小彭  水過去一看,好傢伙,蘆葦叢中滿是雪白的野鴨蛋。「快來撿鴨蛋啊!」小彭一喊,我們都撲通通地下了水,誰知一下水,這才又發現,水堭K密叢叢都是寸把長透明的小蝦,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

        這天晚上,我們就在湖邊支起帳篷宿了營。夜色降臨後,篝火燃燒起來,炊事員老李師傅「就地取材」為我們做了兩道拿手好菜—煎野鴨蛋和炸小蝦,我們吃飽喝足之後,圍著篝火又開起了歡樂的晚會。

        戈壁灘的生活是多麼令人懷念,第一天,我的經歷就這麼不平凡啊!同伴們進了夢鄉,可我還思潮洶湧難以入眠,我就著微弱的清油燈光,要寫下這一天的日記。這是多麼不平凡的一天啊!不是嗎?它有不毛的鹼地,可是地下卻埋藏著「寶貝」,它有廣漠的沙海,但「海」中卻有美麗的綠洲;它有風沙漫天的威勢,也有壯觀綺麗的風光,如果說後者給人一種美的享受,那麼漫天風沙則可以鍛鍊人們頑強的意志!…戰鬥在高原上的拓荒者,跋涉在戈壁灘堛滌伝人員,對一些字眼會有更深奧、更清晰的理解;我們所特有的生活方式,也正是我們所獨能享受到的最大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