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豆莢堛漱革禸 ﹝丹麥﹞安徒生

 

        有一個豆莢,堶惘酗革刓雰均C它們都是綠的,因此它們就以為整個世界都是綠的。事實也正是這樣!豆莢在生長,豆粒也在生長。它們按照它們在家庭堛漲a位,坐成一排。太陽在外邊照耀,把豆莢曬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這兒是既溫暖,又舒適;白天有亮,晚間黑暗,這本是必然的規律。豌豆粒坐在那兒越長越大,同時也越變得沉思起來,因為它們多少得做點事情呀。

        「難道我們永遠就在這兒坐下去麼?」它們問。「我只願老這樣坐下去,不要變得僵硬起來。我似乎覺得外面發生了一些事情¾¾我有這種預感!」

        許多星期過去了。這幾粒豌豆變黃了,豆莢也變黃了。

        「整個世界都在變黃啦!」它們說。它們也可以這樣說。

        忽然它們覺得豆莢震動了一下。它被摘下來了,落到人的手上,跟許多別的豐滿的豆莢在一起,溜到一件馬甲的口袋堨h。

        「我們不久就要被打開了!」它們說。於是它們就等待這件事情的到來。

        「我倒想要知道,我們之中誰會走得最遠!」最小的一粒豆說。「是的,事情馬上就要揭曉了。」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最大的那一粒說。

        「啪!」豆莢裂開來了。那五粒豆子全都滾到太陽光堥茪F。它們躺在一個孩子的手中。這個孩子緊緊地捏著它們,說它們正好可以當作豆槍的子彈用。他馬上安一粒進去,把它射出來。

        「現在我要飛向廣大的世界堨h了!如果你能捉住我,那麼就請你來吧!」於是它就飛走了。

        「我,」第二粒說,「我將直接飛進太陽堨h。這才像一個豆莢呢,而且與我的身份非常相稱!」

        於是它就飛走了。

        「我們到了什麼地方,就在什麼地方睡,」其餘的兩粒說。「不過我們仍得向前滾。」因此它們在沒有到達豆槍以前,就先在地上滾起來。但是它們終於被裝進去了。「我們才會射得最遠呢!」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最後的那一粒說。它射到空中去了。它射到頂樓窗子下面一塊舊板子上,正好鑽進一個長滿了青苔的霉菌的裂堨h。青苔把它裹起來。它躺在那兒不見了,可是我們的上帝並沒忘記它。

        「應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它說。

        在這個小小的頂樓埵穔菑@個窮苦的女人。她白天到外面去擦爐子,鋸木材,並且做許多類似的粗活,因為她很強壯,而且也很勤儉,不過她仍然是很窮。她有一個發育不全的獨生女兒,躺在這頂樓上的家堙C她的身體非常虛弱。她在床上躺了一整年;看樣子既活不下去,也死不了。

        她快要到她親愛的姐姐那兒去了!女人說。我只有兩個孩子,但是養活她們兩個人是夠困難的。善良的上帝分擔我的愁苦,已經接走一個了。我現在把留下的這一個養著。不過我想他不會讓她們分開的;她也會到她天上的姐姐那兒去的。

        可是這個病孩子並沒有離開。她安靜地、耐心地整天在家婼鷁菕A她的母親到外面去掙點生活的費用。這正是春天。一大早,當母親正要出去工作的時候,太陽溫和地、愉快地從那個小窗子射進來,一直射到地上。這個病孩子望最低的那塊窗玻璃。

        從窗玻璃旁邊探出頭來的那個綠東西是什麼呢?它在風娷\動!

        母親走到窗子那兒去,把窗打開一半。她說,我的天,這原來是一粒小豌豆。它還長出小葉子來了。它怎樣鑽進這個隙縫堨h的?你現在可有一個小花園來供你欣賞了!

        病孩子的床搬得更挨近窗子,好讓她看到這粒正在生長著的豌豆。於是母親便出去做她的工作了。

        媽媽,我覺得我好了一些!這個小姑娘在晚間說。太陽今天在我身上照得怪溫暖的。這粒豆子長得好極了,我也會長得好的;我將爬起床來,走到溫暖的太陽光中去。

        願上帝准我們這樣!母親說,但是她不相信事情就會這樣。不過她仔細地用一根小棍子把這植物支起來,好使它不致被風吹斷,因為它使她的女兒對生命起了愉快的想像。她從窗台上牽了一根線到窗框的上端去,使這粒豆可以盤繞著它向上長,它的確在向上長人們每天可以看到它在生長。

        真的,它現在要開花了!女人有一天早晨說。她現在開始希望和相信,她的病孩子會好起來。她記起最近這孩子講話時要比以前愉快得多,而且最近幾天她自己也能爬起來,直直地坐在床上,用高興的眼光望著這一顆豌豆所形成的小花園。一星期以後,這個病孩子第一次能夠坐一整個鐘頭。她快樂地坐在溫暖的太陽光堙C窗子打開了,它面前是一馫捷}的、粉紅色的豌豆花。小姑娘低下頭來,把它柔嫩的葉子輕輕地吻了一下。這一天簡直像一個節日。

        我幸福的孩子,上帝親自種下這顆豌豆,叫它長得枝葉茂盛,成為你我的希望和快樂!高興的母親說。她對這花兒微笑,好像它就是上帝送下來的一位善良的安琪兒。

        但是其餘的幾粒豌豆呢?嗯,那一粒曾經飛到廣大的世界上去,並且還說過如果你能捉住我,那末就請你來吧!它落到屋頂的水筧堨h了,在一個鴿子的嗉囊婼鬗U來,正如約拿躺在鯨魚肚中一樣。那兩粒懶惰的豆子也不過只走了這麼遠,因為它們也被鴿子吃掉了。總之,它們總還算有些實際的用途。可是那第四粒,它本來想飛進太陽堨h,但是卻落到水溝堨h了,在髒水婼鬗F好幾個星期,而且漲大得相當可觀。

        我胖得夠美了!這粒豌豆說。我胖得要爆裂開來。我想,任何豆子從來不曾、也永遠不會達到這種地步的。我是豆莢堣革禸坐l中最了不起的一粒。

        水溝說它講得很有道理。

        可是頂樓窗子旁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她臉上射出健康的光彩,她的眼睛發著亮光正在豌豆花上面交叉著一雙小手,感謝上帝。

        水溝說:我支持我的那粒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