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曼

 

        孩子們都好比,誰也不會甘心落後。在我的記憶堙A彷彿自己比別的孩子自尊心更強,更好勝,也更好比。

        小學婸P我同桌的是一個胖乎乎的男孩子,別看他腦袋長得挺大,可我覺得他一點也不聰明:我的算術早就做完了,他呢,還在那塈\哧吭哧地加減乘除呢。可是,有一回,學校舉行背書比賽,老師居然指定他和我一起參加。哼,平時他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還能參加背書比賽?

        春光灑滿了禮堂,面對著老師和同學們幾百雙眼睛,我一點也不慌張,只覺得自己的聲音像深山堛熒豸穭@樣,叮咚叮咚的又清又亮,我博得了一陣陣熱烈的掌聲。比賽結果,我得第二名,學校獎給我一本小人書。而我的那同桌呢,連個名次都沒拿到。

        回到教室,我得意地拿出那本《驕傲的小燕子》小人書,故意在我的同桌面前晃來晃去,後來乾脆大聲讀起來。故事很簡單,一隻驕傲的小燕子,為了顯示自己的口齒伶俐,非要同池塘邊上的一隻青蛙比賽數學。結果呢,小燕子「一、二、三…」,還沒數到20,小青蛙已經「兩五,兩五」地數完100了。書雖然很薄,但這是我的榮譽,我的驕傲。我一邊哼著歌,一邊包著書皮。一會,停住手,偏過頭問身旁的小胖子:「你看不看?」

        「誰希罕你的!」

        這時我才發現,小胖子是多麼生氣呀!他低著頭,臉漲得通紅,厚厚的嘴唇顫動著,兩手使勁地擰著一根紅藍鉛筆。把個老實人氣成這個樣子,我倒有些後悔,只好不說話了。

        好一會,他把脖子一擰,問:

        「你知道為甚麼獎給你這本書嗎?」

        「為甚麼?」

        「因為你就是那隻驕傲的小燕子!」

        好,你還諷刺我,我的舌頭不饒人,張口就吐出一句:「這麼說,你倒成了勝利者小青蛙了?」

        小胖子哪是我的對手,只這一句,就把他給嗆住了。好半天,他說不出一句話來。

        不過,漸漸地我倒有些不放心了,因為,小胖子好像在暗暗地跟我比賽。你看他那股認真勁,沒有事就一個人躲在教室媞漰r算的。平時他最喜歡玩彈球,可現在他把自己所有的玻璃球統統送人了。更要命的是,他的學習成績對我嚴格保密。就連寫仿影,我想看看他得了幾個紅圈,都遭到了白眼。

        期末算術考試我得了98,這在我並不算是個好成績。這一次,小胖子拿到卷子,竟破例地高興起來,捧著卷子左看右看,輕輕地放進書包堙A又幾次小心地拿出來。我暗暗著急:「壞了,莫非他也得了98?」可自從上次拌嘴後,我們好久不說話了。憑我的自尊心,是決不願首先開口的。怎麼辦呢?我悄悄地將身子往他那邊湊了湊,誰知他馬上發現了我的「陰謀」,乾脆把卷子給捂上了。這下我更急了,狠狠地斜瞟了他一眼。嘿,他也正斜著眼珠子看我呢!那神氣,分明是一個勝利者。我輸了,終於問他:「你得了多少?」

        「你呢?」他那一雙黑亮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來,含有幾分狡猾的神氣問。

        「98,你呢?」

        「100。」

        我的心猛地一沉,牙齒咬住了舌尖,彷彿眼睛也有些模糊了。我模模糊糊地看見老師把小胖子叫到大家面前,誇獎他,還要求同學們學習他百折不撓的學習精神。看看小胖子,我感到辱、悔恨,還有一點嫉妒,我把自己的舌尖幾乎咬出了血。

        真的,我就是這樣一個好強的人。雖然後來我同小胖子和好了,我不再瞧不起他,而且總是互相幫助,但每次卷子發下來,我們還是習慣地各自將它捂住,偏過頭去互相問:

        「你得了多少?」

        「100。你呢?」

        「我也得100。」

        許多年過去了,我總忘不了當年和小胖子比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