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織女        葉聖陶

 

          古時候有個孩子,爹媽都死了,跟著哥哥嫂子過日子。哥哥嫂子待他很不好,叫他吃剩飯,穿破衣裳,夜埵b牛棚媞峞C牛棚堥SH鋪,他就睡在乾草上。他每天放牛。那頭牛跟他很親密,用溫和的眼睛看著他,有時候還伸出舌頭舔舔他的手,怪有意思的。哥哥嫂子見著他總是愛理不理的,彷彿他一在眼前,就滿身不舒服。兩下一比較,他也樂得跟牛一塊兒出去,一塊兒睡。

        他沒名字,人家見他放牛,就叫他牛郎

        牛郎照看那頭牛挺周到。一來是牛跟他親密;二來呢,他想,牛那麼勤勤懇懇地幹活,不好好照看牠,怎麼對得起牠呢?他老是挑很好的草地,讓牛吃又肥又嫩的青草;家埵Y的乾草,篩得一點兒土也沒有。牛渴了,他就牽著牠到小溪的上游,讓牠喝乾淨的水。夏天天氣熱,就在樹林堨薿均F冬天天氣冷,就在山坡上曬太陽。他把牛身上刷得乾乾淨淨,不讓有一點兒草葉土粒。到夏天,一把蒲扇不離手,把成群亂轉的牛虻都趕跑了。牛棚也打掃得乾乾淨淨。在乾乾淨淨的地方住,牛舒服,自己也舒服。

        牛郎隨口哼幾支小曲兒,沒人聽他的,可是牛搖搖耳朵閉閉眼,好像聽得挺有味兒。牛郎心媟Q甚麼,嘴奡N說出來,沒人聽他的,可是牛咧開嘴,笑嘻嘻的,好像明白他的意思。他常常把看見的聽見的事告訴牛,有時候跟牠商量一些事。牛好像全了解,雖然沒說話,可是眉開眼笑的,他也就滿意了。自然,有時候他還覺得美中不足,要是牛能說話,把了解的和想說的都一五一十地說出來,那該多好呢。

        一年一年過去,牛郎漸漸長大了。哥哥嫂子想獨佔父親留下來的家產,把他看成眼中釘。一天,哥哥把牛郎叫到跟前,裝做很親熱的樣子說:「你如今長大了,也該成家立業了。老人家留下一點兒家產,咱們分了吧。一頭牛,一輛車,都歸你;別的歸我。」

        嫂子在旁邊,三分像笑七分像發狠,說:「我們挑頂有用的東西給你,你知道嗎?你要知道好歹,趕緊離開這兒!」

        牛郎聽哥哥嫂子這麼說,想了想,說:「好,我這就走!」他想哥哥嫂子既然扔開他,像潑出去的水,他又何必戀戀不捨呢?那輛車不稀罕,幸虧那頭老牛歸了他,親密的伙伴還在一塊兒,離開家不離開家有甚麼關係?

        他就牽著老牛,拉著破車,頭也不回,一直往前走,走出村子,走過樹林,走到山峰重疊的地方。以後,他白天上山打柴,柴裝滿一車,就讓老牛拉著,到市上去換糧食;夜晚就讓老牛在車旁邊休息,自己睡在車上。過了些日子,他在山前邊蓋了一間草房,又在草房旁邊開了一塊地,種些莊稼。這就算安了家。

        一天晚上,他走進草房,忽然聽見一聲「牛郎」,自從離開村子,他還沒聽見過這個聲音。是誰叫他呢?回頭一看,微弱的星光下邊,原來是老牛,嘴一張一合的,正在說話。

        老牛真會說話了!

        牛郎並不覺得怎麼奇怪,像是聽慣了牠說話似的,就轉過身子去聽。

        老牛說道「明天黃昏時候,你得翻過右邊那座山。山那邊是一片樹林,樹林前邊是一個湖,那時候會有些仙女在湖堿~澡。她們的衣裳放在草地上。你要撿起那件粉紅色的紗衣,跑到樹林媯扔菕C去跟你要衣裳的那個仙女就是你的妻子。這個好機會你可別錯過了。」

        「知道了。」牛郎高興地回答。

        第二天黃昏時候,牛郎翻過右邊的那座山,穿過樹林,走到湖邊。湖面映著晚霞的餘光,藍紫色的波紋晃晃蕩蕩。他聽見有女子的笑聲,順著聲音看,果然有好些個女子在湖堿~澡。他沿著湖邊走,沒幾步,就看見草地上放著好些衣裳,花花綠綠的,件件都那麼漂亮。媕Y果然有一件粉紅色的紗衣,他就拿起來,轉身走進樹林。

        他靜靜地聽著,過了一會兒,就聽見女子們上岸的聲音,只聽見一個說:「不早了,咱們趕緊回去吧﹗咱們偷偷地到人間來,要是老人家知道了,不知道要怎麼罰咱們呢!」過了一會兒,又聽見一個說:「怎麼,你們都走啦?難得來一趟,自由自在地洗個澡,也不多玩一會兒。

─哎呀﹗我的衣裳哪兒去了?誰瞧見我的衣裳啦?」

        牛郎聽到這兒,從樹林堥咱X來,雙手托著紗衣,說:「姑娘,別著急,你的衣裳在這兒。」

        姑娘穿上衣裳,一邊梳她的長長的黑頭髮,一邊跟牛郎談話。牛郎把自己的情形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姑娘聽得出了神,又同情他,又愛惜他,就把自己的情形也告訴了他。

        原來姑娘是天上王母娘娘的外孫女,織得一手好彩錦,名字叫織女。天天早晨和傍晚,王母娘娘拿她織的彩錦裝飾天空,那就是燦爛的雲霞。王母娘娘需要的彩錦多,就叫織女成天成夜地織,一會兒也不許休息。織女身子老在機房堙A手老在梭上,勞累不用說,自由也沒有了,等於關在監獄堙A實在難受。她常常想,人人說天上好,天上好,天上有甚麼好呢?沒有自由,又看不見甚麼。她總想離開天上,到人間去,哪怕是一天半天呢,也可以見識見識人間的景物。她把這個想法跟別的仙女說了。別的仙女也都說早有這種想法。那天下午,王母娘娘喝千年釀的葡萄酒,多喝了點兒,靠在寶座上直打瞌睡,看樣子不見得馬上就醒,仙女們見機會難得,就你拉我我拉你地溜出來,一齊飛到人間。她們飛到湖邊,看見湖水清得可愛,就跳下去洗澡。織女關在機房堣茪[了,能夠在湖水媯L拘無束地游泳,心堹u痛快,想多玩一會兒,沒想到就落在後邊。

        牛郎聽完織女的話,就說:「姑娘,既然天上沒甚麼好,你就不用回去了。你能幹活,我也能幹活,咱們兩個結了婚,一塊兒在人間過一輩子吧。」

        織女想了想,說:「你說得很對,咱們結婚,一塊兒過日子吧。」

        他們倆手拉著手,穿過樹林,翻過山頭,回到草房。牛郎把老牛指給織女看,說牠就是從小到大相依為命的伴兒。織女拍拍老牛的脖子,用腮幫挨挨牠的耳朵,算是跟牠行見面禮。老牛眉開眼笑地朝她看,彷彿說:「正是這個新娘子。」

        從此牛郎在地堹挹堙A織女在家堹撢插C有時候,織女也幫助牛郎幹些地堛漪﹛C兩個人你勤我儉,不怕勞累,日子過得挺美滿。轉眼間兩三個年頭過去了,他們生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到孩子能說話的時候,晚上得空,織女就指著星星,給孩子們講些天上的故事。天上雖然富麗堂皇,可是沒有自由,她不喜歡。她喜歡人間的生活:跟牛郎一塊兒幹活,她喜歡;逗著兄妹倆玩,她喜歡;看門前小溪的水活潑地流過去,她喜歡;聽曉風晚風輕輕地吹過樹林,她喜歡。兩個孩子聽她這麼說,就偎在她懷堙A叫一聲媽媽,回過頭來又叫一聲爸爸。她樂極了,可是有時候也發愁。愁甚麼呢?她沒告訴牛郎。她是怕外祖母知道她在這兒,會來找她。

        一天,牛郎去餵牛,那頭衰老的牛又說話了,眼眶媞′O眼淚,說:「我不能幫你們下地幹活了﹗咱們分手了﹗我死了,你把我的皮留著。碰見甚麼緊急事,你就披上我的皮……」老牛沒說完就死了。夫妻兩個痛哭了一場,留下老牛的皮,把老牛的屍骨埋在草房後邊的山坡上。

        再說天上,仙女們溜到人間洗澡的事到底讓王母娘娘知道了。王母娘娘罰她們,把她們關在黑屋子堙C她尤其恨織女,竟敢留在人間不回來,簡直是有意敗壞她的門風。她發誓要把織女捉回來,哪怕藏在泰山底下的石縫堙A大海中心的珊瑚礁上,也一定要抓回來,給她頂厲害的懲罰。

        王母娘娘派了好些天兵天將到人間察訪,察訪了好久,才知道織女牛郎家堙A跟牛郎做了夫妻。一天,她親自到牛郎家堙A可巧牛郎在地媟F活,她就一把抓住織女往外走。織女的男孩見那老太婆怒氣沖沖地拉著媽媽走,就跑過來拉住媽媽的衣裳。王母娘娘狠狠地一推,孩子倒在地上,她就帶著織女一齊飛起來。織女心堳賰奶F,望著兩個可愛的兒女,一時說不出話來,只喊了一句「快去找爸爸」。

        牛郎跟著男孩趕回家,只見梭放在織了半截的布匹上,灶上的飯正冒著熱氣,女孩坐在門前哭。他決定上天去追,把織女救回來。可是怎麼能上天呢?他忽然想起老牛臨死時說的話,這不正是緊急事嗎?他趕緊披上牛皮,找出兩個筐,一個筐堜韙@個孩子,挑起來就往外跑。一出屋門,他就飛起來了,耳邊風呼呼地直響。飛了一會兒,望見妻子和老太婆了,他就喊「我來了」,兩個孩子也連聲叫媽媽。越飛越近,眼看要趕上了,王母娘娘拔下頭上的玉簪兒往背後一畫,糟了,牛郎的前邊忽然出現一條天河。天河很寬,波浪很大,牛郎飛不過去了。

        從此以後,牛郎在天河的這邊,織女在天河的那邊,只能遠遠地望著,不能住在一塊兒了。他們就成了天河兩邊的牽牛星織女星

        織女受了很厲害的懲罰,可是不肯死心,一定要跟牛郎一塊兒過日子。日久天長,王母娘娘也拗不過她,就允許她每年七月七日跟牛郎會一次面。

      每年七月七日,成群的喜鵲在天河上邊搭起一座橋,讓牛郎 織女在橋上會面。就因為這件事,所以人們說,每逢那一天,很少看見喜鵲,牠們都往天河那兒搭橋去了。還有人說,那一天夜堙A要是在葡萄架下邊靜靜地聽著,還可以聽見牛郎 織女在橋上親親密密地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