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難奪報國心    張志光

 

          燈下,翻閱 近代的科學史料,三位科學先驅的名字赫然入目:詹天佑馮如譚根

        他們的一生,是登高涉深,破奧解謎的一生;是獻身科學,為祖國揚眉吐氣的一生。

        請看———

        1903年,政府決定修京張鐵路時,兩國工程師聲稱,如果沒有他們,這條鐵路就不可能建成。詹天佑挺身而出,力挑重擔。當他決定京張鐵路要通過盡是懸崖峭壁的關溝地區時,「洋人」工程師們驚奇得議論紛紛:「中國工程師決不能修築這樣艱巨的工程。」「中國能修築關溝段鐵路的工程師還沒出生呢!」詹大佑聽了這些冷嘲熱諷後,毫不氣餒,他迎難而上,終於在我國鐵路發展史上立下了不朽的功勛,成為我國最早的、傑出的鐵道工程師。

        再請看———

        馮如譚根,這兩位在20世紀初期同時出現的年青飛行家,是如何以自己火紅的青春和引人矚目的成就,為祖國的航空史寫下嶄新一頁的。

        勤雜工出身的馮如,從小胸懷大志,要像雄鷹那樣在藍天振翅翱翔。他認準目標後就毫無顧盼,一往無前。1910年,27歲的馮如懷著為中國人爭一口氣的豪情,駕駛著自己設計、製造的飛機,參加當年的國際航空比賽。他駕駛的飛機,無論是飛行高度、時速,還是飛行距離,都超過了國際上的飛行成績,榮獲國際飛行協會頒發的優等証書。立志後又努力踐志的馮如,成了我國第一個飛機設計師和飛行家。

        馮如同時代的譚根,雖然出身於童工,但人窮志壯,在21歲時自己設計並製造了水上飛機。就在這一年舉行的萬國飛機製造大會上,譚根設計製造的飛機被評為第一。以後,他在美國日本菲律賓等地,進行了數百次的表演,風靡一時。有一次,他在菲律賓駕機飛越當地著名的味翁火山,更被公認為「執全世界飛行家之牛耳的人」。

        詹天佑馮如譚根不畏山路崎嶇和海濤洶湧,在不長的時間堙A便登臨了科學的「殿堂」,到達了勝利的彼岸,使那些趾高氣揚的「洋人」,也不得不另眼相看,說出了「中國人是有才能的」讚語。

        中國人不僅有才能,還很有志氣。就以上述三位科學先驅來說吧:

        京張鐵路建成後,美國有所大學為表彰詹天佑的成就,授予他工科博士學位,要他親自去美國參加授領儀式。這時,詹天佑正肩負著修建川粵漢鐵路的重任,便毅然謝絕了那所大學的邀請。詹天佑不僅為顧全大局而不圖博士學位,而且連高官厚祿也不屑一顧。徐世昌當了北洋政府「大總統」後,曾經要詹天佑擔任交通部長。詹天佑一心把精力獻給祖國的交通事業,不願做獵取功名利祿的政客,同樣謝絕了。他這種「為國家不為功名」的精神,贏得了國內外的稱讚。

        馮如在科學上獲得成就後,外國人曾經以重金聘請他。可是,馮如卻說:「我衷心希望把自己菲薄的才能貢獻給祖國。」1911年,他將自己在美國創辦的廣東飛行器公司遷回祖國,在廣州繼續致力於發展祖國的航空事業。可惜,歸國後第二年,馮如廣州東郊進行飛機表演時,因飛機失事,不幸捐軀。在彌留之際,他還囑咐助手們:「你們不要為這件事故而喪失前進的信心,要知道,飛行中犧牲總是難免的……

        年輕的譚根在成功之後,也始終不為名利所誘。儘管眼前是一條用名譽和金錢鋪成的大道,可是他毫無貪戀之意。他一心一意企望祖國早日富強起來,立於世界強國之列。因此,1915年,譚根抱著宏大的志向,從美國回到廣州,向當時的袁世凱政府提出開辦航空學校的建議。由於政府的腐敗無能,譚根的抱負無法施展。這是反動政府摧殘人才的又一罪証。

        詹天佑馮如譚根,在我國科學史上是永遠值得記載的先驅。他們那種「功名難奪報國心」的崇高品格,至今仍是我們學習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