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詩境      易家鉞

 

        多謝西風!

        它把後園的桂花一齊吹放了。桐葉的飄零與黃花的憔悴,是詩人的形容詞。這堨u有花的芬芳,水的澄清,天的莊嚴而純潔,以及一切秋蟲的歌唱。

        我曾徘徊池邊。我把秋波當做鏡子,照見了她嫣然一笑的朱顏,比什麼花枝還美麗。那池中的游魚,兩兩三三,交頭接耳的過去了;戲水的白鵝,清影在波中浮耀,紅掌兒翻向青天,年輕的魚兒羞躲了。綠衣仙女似的翠鳥兒,嚶然一聲,彷彿報道晨妝才了;白鷺有時飛到堤邊,靜悄悄的站著,恰似一個披蓑衣的釣叟。

        我曾小立斷橋。天末彩霞,倒影池塘之中,一片紅光似火。我小立橋端,銷磨了幾度黯淡的黃昏,癡等新月的東升,驚醒了棲鴉之夢。垂楊倦了,桂花在隔院送香,黃橙添蓋了顏色,青藤橫橕了纖腰,天上的星兒搖搖欲墜。

        我曾慢步登樓。郭外的山光,郊外的村莊,遍野的牛羊,淺水湖中,尚有殘荷點點:不是殘荷,彷彿是落花片片;莫不是荷花又重開了?哪堿O秋天!樹葉青青,有如春草之爭妍;雁兒陣陣,有如夏雲之飛翔。蒼煙渺渺,和著輕雲裊裊,是誰在那兒噓氣如蘭?望不斷的天邊,也許有蝶兒成雙的飛舞,也許有鶯兒歌唱,燕子裁衣。

        在這些可愛的詩境中,平鋪了一幅絕妙的圖畫。我與她,變成了畫中的詩人,詩中的畫家,變成了燦爛的流霞,變成了團圞的明月,變成了並蒂的山花。